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大阪在線閱讀 - 第六章 清水大叔和五十日元的自動販售機

第六章 清水大叔和五十日元的自動販售機

        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大叔卻依然沒有出現。

        上杉平介看了一眼戴在右手的精工腕表,他其實并不是左撇子,卻喜歡將手表戴在右邊,算是他與眾不同的習慣之一。

        新今宮地鐵站緊挨著通天閣,距離市中心的難波,也只有兩站而已,人流量非常大。

        但十幾分鐘后,上杉平介還是很輕易就從人群中發現了大叔的身影,并且遠遠向那一臉絡腮胡,神情懶散的中年男人用力揮手。

        待到距離近了,一臉沒睡醒樣子的中年男人伸出右手,訕笑著說道:“平介啊,你身上有兩百日元零錢嗎?”

        上杉平介微微一怔,警惕的看著他,“你要做什么?”

        “有點口渴,我想在自動販售機里買瓶飲料,剛好沒帶零錢。”大叔朝著不遠處一排自動販售機,努了努下巴。

        上杉平介環顧四周,蹙眉道:“這里的自動販售機太貴了,連礦泉水都要一百二十日元,我們還是去南邊吧,西成區的自動販售機只要五十日元,而且我們等會兒要去的居酒屋,也在那個方向。”

        “竟然有五十日元的自動販售機?”大叔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說道:“我這輩子,就沒見過這么便宜的價格,你該不會騙我吧?”

        上杉平介也是無語了,他嘆一口氣說道:“大叔,你身為一個大阪人,竟然連西成區的物價低也不知道?”

        “實話告訴你吧,西成區不僅有全日本最便宜的自動販售機,還有全日本最便宜的玉出大型超市呢,你如果缺錢的話,就來這里買東西,蔬菜,肉類,紙巾,飲料,泡面,價格只有其他地方一半,時間長了,能省下不少錢呢。”

        上杉平介苦口婆心的念叨,大叔跟在他身后,連連點頭,似乎對這片貧民窟充滿興趣的樣子。

        大叔名叫北條清水,今年快四十歲了,是上杉平介在櫻井劇場打工時候認識的一名話劇演員。

        有一次,上杉平介偶爾和老板娘櫻井佳美聊天,才得知清水叔年輕的時候,曾經在偶像界大紅大紫過,但可惜一場雪崩意外,埋葬了他的妻子和女兒。

        受到沉重打擊的清水叔從此一蹶不振,整日在家中飲酒,形神日漸交瘁。

        偶像是吃青春飯的,轉眼清水叔已經年過三十歲了,眼角的魚尾紋再也遮掩不住,于是經紀人和演藝公司便放棄了勸說他重新出道的打算,任由他沉淪下去。

        可能內心深處還是喜歡演戲吧,清水大叔離開偶像界之后,去了櫻井劇場,出演各類舞臺劇,七八年后,這位曾經的小鮮肉,竟脫胎換骨,將演技打磨至爐火純青。

        上杉平介第一次見大叔主演莎翁名作【麥克白】的時候,便驚為天人,覺得這位大叔演技可以打八十分,完全能夠位列當代日本演藝圈第一流水準。

        可惜就是平時比較邋遢,又喜歡喝酒,因此嚴重影響了他的個人形象,但如果仔細看,依然可以從濃密的胡子茬中,發現一張英俊柔和的臉龐。

        說到底,北條清水畢竟是當年的人氣偶像,雖然老了,底子還在,稍微收拾打扮一下,絕對又是一個勾引無數少女懷春,酷酷的帥大叔。

        總而言之,上杉平介覺得,清水大叔是主演【孤獨的美食家】的第一人選,所以才大費周章請他喝酒。

        誠然,當代知名演員中,還有其他人能夠擔綱井之頭五郎這一角色,但上杉平介只是個窮學生,沒有什么人脈,更出不起聘請大演員的費用。

        一名映像系學生的實驗作品,大演員會看得上?

        別開玩笑了,說出去簡直笑掉大牙。

        而清水大叔就不同了,他窮困潦倒,毫無名氣,本身卻有著第一流的演技,隨便請他喝兩杯,再給點兒辛苦費,應該就能搞定。

        上杉平介如此重視清水大叔,其實也是沒有辦法,【孤獨的美食家】這部劇太考驗主演的演技了,一般演員根本不足以擔綱,要不是重生后發現清水大叔這個一個奇葩,他恐怕絕不會想到翻拍。

        所有關注此劇的劇迷應該都很清楚,松重豐主演的五郎叔,演技那是何等出神入化,可以毫不夸張的說,要是沒有松重豐大叔的精彩發揮,孤獨的美食家觀賞性,最少打五折。

        上杉平介和北條清水離開繁華的主干道,一頭扎進平民窟。

        剛剛進入西成區地界,燈光就明顯昏暗了下來,四周變的荒涼,房屋多是兩層建筑,古舊而斑駁,道路兩側有很多用廢紙板搭建的棚屋,那是本地流浪漢的居所。

        “竟然真有五十日元的販賣機!?”

        清水大叔驚喜的嚷嚷,快速走到路燈下并排擺放的三臺自動販賣機跟前,只見那是三臺紅色機器,應該隸屬于同一家販售機經營公司,表面挺干凈的,但式樣明顯是十幾年前的老款,最顯著特點是販售機兩側巨大的五十円標志。

        “哇,只要五十日元的摩卡咖啡!還可以選擇冷熱!?”

        “維生素飲料才六十日元!”

        “伊藤園綠茶僅僅才七十日元!”

        大叔仿佛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興奮的大呼小叫。

        二樓正在晾衣服的大媽,小公園角落里,聚在一起喝廉價燒酒的老大爺們,紛紛投來鄙夷的目光,看著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家伙。

        雖然西成區的居民們,不喜歡清水叔大呼小叫,但卻并不感到奇怪,隨著互聯網興起,西成區這片價格洼地,已經被全世界背包客們所熟知。

        大量外國游客紛紛涌入,尋找便宜的旅店和食物,時間久了,當地居民們對外來人早已見怪不怪。

        還有許多精明的華夏投資者,看中西成區低廉的房價和便利的交通,在此投資買房,經營民宿,據說每年能有百分之十幾的凈收益,回報率非常可觀。

        只是后來聽說,因為太多華夏投資者在日本買房,改造成民宿,然后在中文網絡上出租,付費也是用支付寶,整個過程全封閉,日本當局像個傻瓜一樣,根本插不上手。

        更有甚者還買了私家車,充當出租車用,專門接送華夏游客,價格比正規出租車便宜三分之二,全程微信聯系,支付寶付費,不交給當局哪怕一個日元稅金。

        如此大張旗鼓鉆法律的空子,終于把日本當局惹毛了,氣得要瘋,然而他們卻對華夏過于發達的網絡系統無能為力。

        畢竟華夏已經是網絡時代了,所有交易都通過網絡進行,而日本卻還停留在現金社會,當局抓不到把柄,只有干瞪眼的份兒。

        日本當局曾派人去機場抓黑出租,去社區掃蕩無證民宿,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可最終還是治標不治本,頂多也就是讓華夏人在日本的民宿和黑出租生意,更加隱蔽而已。

        至此,華夏黑出租給日本當局上了深刻的一課,告訴他們什么叫落后就要挨打。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