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大阪在線閱讀 - 第五章 寮和十七萬三千日元

第五章 寮和十七萬三千日元

        上杉平介離開教室,走出校園,朝著寮的方向大步前進。

        在日本,寮就是宿舍的意思,其中又細分為服務寮和自治寮。

        顧名思義,服務寮就是由公寓的經營方,收取通常是每月兩千到三千日元管理費,為居住在寮里的學生提供服務,例如打掃衛生,傾倒垃圾,修理電器和下水管道等等。

        而自治寮,是由學生們自己安排值日表進行打掃,雖然辛苦一些,但可以省錢,自治委員會還經常組織聚餐,野營之類的活動,鍛煉動手能力的同時,還可以讓生活更加豐富多彩。

        整個日本最著名的自治寮,就屬京都大學聞名全球的超級奇葩,吉田寮莫屬。

        吉田寮建于1913年,每月租金只有兩千五百日元,折合人民幣一百五十元左右。

        要知道,以如此低廉的價格住在京都市區,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于此相對應的,是老舊木造建筑,斑駁的蹲式馬桶,布滿油污堵在走廊盡頭的廚房。

        學生自治會還在寮的院子里養雞,養羊,養兔子,待到膘肥肉厚之時,便將這些牲口分而食之,順便提交防止山羊近親結合的研究報告。

        總而言之,吉田寮就是個完全由學生運營的烏托邦,只要有音樂和美酒,文學和自由,學生們并不在乎每到冬天呼呼漏風的墻壁。

        學校對這群自由散漫的學生,早已氣的咬牙切齒,無數次想要拆掉吉田寮,卻因為武力值費拉不堪,悲催的被學生們打了回去,每年校方和學生們大規模對峙,也是京都大學不可錯過的精彩盛況。

        如果你有機會去到京都,可以在吉田寮官網申請臨時入住,過去是每晚收取200日元費用,也就是差不多十三元人民幣,但從2017年開始,已經完全免費了。

        入住者還可以和京都大學的學生們一起在傍晚聚會,引吭高歌,把酒言歡,只可惜由于申請者眾多,被選中入住的機會十分渺茫就是了。

        另外,日本四大自治寮中的其他三家,北海道大學的惠迪寮,東北大學的明善寮,東京大學的駒場寮,同樣被年輕學子們趨之若鶩,申請者年年爆棚。

        自由隨性和分泌旺盛的荷爾蒙,大概這就是青春的真諦吧。

        與此同時,社會上的中老年人和教師,卻對這些充滿聲色犬馬的自治寮,恨的咬牙切齒,他們或許忘記了,自己其實也曾經年輕過啊。

        離開學校大約五分鐘之后,上杉平介便來到了一座平平無奇的灰色五層建筑,此地便是他居住的寮了。

        和華夏喜歡把學生宿舍放在校內,并且嚴格管理不同,日本絕大多數學校,宿舍都是在校外的,并且男女混住,出入自由。

        像男生帶女朋友一起回家做飯,吃完飯拉拉手之類,都是寮里稀松平常的事情。

        不得不說,日本的男女關系真的很簡單,就像我們每天要喝水一樣天經地義,男生和女生去旅館,都要各自付一半房費,這在華夏,絕對是不可想象的。

        而且這里是大阪藝術大學,遍地帥哥靚女,浪漫氣息上沒怎么發現,上杉平介倒是發現同學們真的浪,夜里男男女女激烈戰斗的聲音,經常吵到他失眠。

        推開大門,一樓是公共區域以及學生們的郵箱,在日本這個古板的社會,銀行開戶要寫信,水電費要郵寄通知單,連買個新款手辦,也要郵寄預約卡,任何人離開郵政系統,簡直寸步難行。

        上杉平介取出郵箱里的幾封信,一邊看一邊來到三樓。

        信件多是推銷廣告,沒什么特別的,其中日本橋的一家漫畫專營店將舉辦作者簽售會,邀請上杉平介參加,多少還算有些興趣。

        眾所周知,東京的動漫愛好者圣地是秋葉原。

        而在大阪地區,難波附近的日本橋,則是最大聚集地,日本橋二次元氛圍濃厚,只可惜規模小了一點,也不像秋葉原那樣,擁有數量驚人的女仆咖啡店,無論前世還是今生,上杉平介都很享受可愛女仆的跪式服務。

        上杉平介的房間只有八點七平方米,房間里除了桌椅床鋪外,還有一個放衣服和行李的櫥柜,一個小小的洗手間,投幣洗衣機和燃氣爐灶廚房之類的公用設施,都在外面的公共區域,冰箱也是公用的。

        上杉平介并不反對公用,只是他放在冰箱里的酸奶,經常會莫名其妙的不翼而飛,這件事令他感到困擾,畢竟他多年來早已養成睡覺前喝點酸奶或牛奶的習慣,否則就感覺好像少了些什么。

        寮比每個房間都帶有獨立廚房的公寓樓,條件要差許多,但好在租金能夠接受,也無需支付押金,以及送給房東意義不明的禮金。

        上杉平介居住的寮,每月租金三萬七千日元,這還是在關西地區,如果在地價昂貴的東京,同樣配置的寮,少不得要五萬日元左右。

        在日本,由于大多數學校都是私立的,以賺錢為最終目地,所以宿舍寮其實并不算便宜,相比市面房租價格還要略貴一些,好處是距離學校近,也更加安全。

        上杉平介打算等這個學期結束,就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那樣會有更多自由的空間,想在家里做飯吃也方便。

        然而大阪藝術大學的映像系,在全日本排名第七,每年學費高達一百八十三萬日元,再加上租房和衣食住行等等,想要獨立生活的代價著實不菲。

        “希望能憑著重生者的優勢,盡快發財致富吧。”

        上杉平介嘟囔著打開抽屜,取出印有日本郵政銀行標志的信封,將其中一沓鈔票放在桌上數了數,十七張一萬元面額的,三張一千元面額的,此外他口袋里還有幾枚硬幣。

        如此便是上杉平介的全部儲蓄了,這具身體前主人辛苦打工攢下的,其實信封里最初有二十六萬日元,但已經被他花掉了部分。

        想了想,上杉平介抽出兩張一萬元紙幣,放在上衣口袋里。

        猶豫幾秒種后,他又拿了三張一萬元和三張一千元。

        最終,上杉平介干脆將整只信封都裝了起來,口中小聲嘟囔,“老話說得好,錢是男人膽,雖然今晚花銷一萬日元綽綽有余,但作為一個成年人,身上多帶點錢,以應付不時之需,總不會有錯,搞不好還會遇到心儀的小姐姐呢,總不能顯得太窮酸吶。”

        或許是因為口袋里有十七萬日元巨款的原因,穿著一身廉價優衣庫的上杉平介照鏡子時候,發現身材似乎挺拔了許多,整個人都更加精神了。

        雖然數字貨幣非常方便,但上杉平介還是更喜歡紙幣那種獨特的手感,拿一疊紙幣在手中,沉甸甸的,真是讓人滿足又安心。

        不僅日本人有潔癖,連日本的銀行也有,一旦發現鈔票稍微有磨損,銀行便馬上回收處理,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日元平均流通時間是全球最短的,僅有三年零兩個月,也就是說,一張鈔票制造三年多后,就要被回爐重造。

        所以市面上流通的日元,幾乎都是全新的,看上去干干凈凈,彈一下啪啪作響,散發著油墨特有的香氣。

        印刷如此精美的全新萬元大鈔,抓起一摞,沉甸甸,塞進錢包里鼓鼓囊囊的感覺,應該沒有人會不喜歡吧?

        離開了寮,上杉平介去往地鐵站,乘坐大阪市營地鐵御堂筋線,在新今宮站下車。

        北面僅僅數百米,就是游人如織的網紅景點通天閣,幾乎所有華夏游客來到大阪時候,都會去通天閣打卡。

        但是游客們恐怕永遠也不會知道,向南僅僅一條馬路之隔,便是全日本最大的貧民窟,西成區。

        以及整個關西最大,同時也是全日本最傳統,依然保留著江戶幕府時代氣息的古老夜生活區,新田飛地。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