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大阪在線閱讀 - 第四章 人生在世,唯有美人和美食不可辜負

第四章 人生在世,唯有美人和美食不可辜負

        鈴鈴鈴~

        下課鈴聲總算響起,終結了教室里尷尬的氣氛。

        同學們帶著一肚子疑惑,紛紛站起身,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大家從小就被教育,搭乘電梯時候要站在一側,將另一側讓給需要趕路的人。

        然而時至今日,透過上杉平介犀利的觀點,眾人方才發現,所謂電梯禮儀,竟然是荒謬和錯誤的,這對所有人的打擊可真是太大了,難免陷入自我懷疑之中。

        始作俑者上杉平介卻仿佛沒事兒的人一樣,不緊不慢向教室外走去,但是很快,他又被武藏教授從后面叫住。

        “平介同學,請等一下。”武藏教授輕聲喚道。

        上杉平介回頭,“教授,有什么事情嗎?”

        武藏教授微微頷首道:“嗯,是關于你提交的劇本。”

        上杉平介蹙眉,按照規則,劇本要先給教授過目,得到教授的首肯,才能從學校里免費租借器材和場地。

        而上杉平介提交的劇本,正是前世曾經風靡全球的著名美食番,【孤獨的美食家】,但由于時間不多,他提供的只是一小部分草稿。

        “哦,原來是劇本的事情。”上杉平介湊到武藏教授近前,誠懇說道:“要是教授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向您解釋。”

        武藏教授搖頭笑了笑,“平介君誤會了,我敢以自己的學術地位擔保,你給我的劇本,是我這么多年來看過最精彩的美食劇,要是有機會,我還打算向大阪電視臺的朋友推薦呢。”

        “當然了,劇本是否被采用,并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事情,但我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平介君你絕對擁有成為一流編輯的潛質。”

        武藏教授說話的時候目光灼灼,顯然是被【孤獨的美食家】完全打動了。

        對于這種結果上杉平介并沒有太過驚訝,畢竟這可是前一輩子美食劇的王者,無數觀眾和上杉平介一樣,都是因為看了井之頭五郎的故事,才迷上日本料理的。

        上杉平介不解的問道:“既然劇本沒有問題,那您找我的原因是?”

        “嗯,看了剛才你在課堂上的表現,忽然有種感覺,我覺得你有向紀錄片,和社會調查類節目發展的潛力。”武藏教授直言不諱道:“新年期間,你的作品會被放在校園網,以及公共網絡上展播。”

        “到那時候,全校師生,還有很多影視圈的前輩,都會看到你的作品,我不希望你因為拍攝美食劇,而在那些前輩們的心目中形成刻板印象,認為你有志于向美食節目的方向發展。”

        “說到底,美食劇以及相關從業人員,在行業內部不受重視,也是約定俗成,沒有辦法的事情啊,趁現在還來得及,我這里剛好有幾個社會調查方面的創意,你要不要考慮一下?畢竟這可是你的第一部作品,搞不好,會影響你今后的前程呢。”

        “至于【孤獨的美食家】,反正你也才寫了兩集,日后慢慢完善,等到大學第四年的時候再去考慮也不遲,現在你需要的,是給自己的職業生涯提前定位…”

        上杉平介漸漸明白了,武藏教授的良苦用心。

        他沒有說錯,美食類節目在這一世,的確不受重視,通常只會在電視臺深夜和清晨的垃圾時間播放,網絡熱度也乏善可陳。

        但社會調查和紀錄片就不同了,那些勇于揭露社會黑暗面調查導演,甚至被稱為影視圈的脊梁骨,很受同行尊重。

        如果給導演和制片工作劃分一個等級的話,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無疑是那些大熒幕導演。

        但日本每年能夠公映的電影數量,僅有四百部左右,想成為電影導演的難度堪稱恐怖。

        往下是電視劇,紀錄片,動畫,綜藝,體育等等,至于美食類節目,恐怕要排在墊底的位置。

        人這一輩子啊,往往是起點決定終點。

        假設能夠以紀錄片導演或者制作人的身份起步,無疑對上杉平介來說,就像是進入了快車道。

        擁有一個同齡人中比較高的起步平臺,日后晉級電視劇或者大熒幕,也會更加順利。

        而要是上杉平介從美食節目起步的話,真不知要苦熬多少年,才有資格躋身電影導演行列,或許一輩子都沒有機會,也未可知。

        面帶微笑,上杉平介十分真誠的說道:“謝謝教授提攜,不過我還是決定把美食劇,作為我大學第三年的代表作品。”

        武藏教授詫異,自己說的已經十分清楚了,愿意幫助上杉平介制作一部紀錄片,并且為其提供資源,然而竟遭到了拒絕。

        美食劇不是不讓他制作,只是希望他稍微緩一緩,先嘗試挑戰難度更大的紀錄片,如果成績不理想,再去拍美食劇也不遲啊。

        “為什么?”武藏教授幾乎未加思索,便脫口而出。

        “大概因為我骨子里是個吃貨吧。”上杉平介撓頭,笑的十分單純,似乎并不覺得吃貨有自我貶低的意思,甚至他還略顯得意,不以為恥,反以吃貨為榮。

        哎~

        事已至此,武藏教授唯有無奈嘆氣了,難得他想要提攜學生,但無奈學生是個吃貨,對美食的熱愛超過了對事業的追求。

        看上杉平介不時望向窗外,似乎著急想要離開,武藏教授聳了聳肩膀說道:“也罷,人各有志,美食劇就美食劇吧,你如果需要借用學校的器材和場地,可以隨時來找我,我幫你協調,畢竟學校的資源有限,如果所有同學同時來借用場地,后勤部門會十分困擾。”

        “至于協助你完成作品的人手,就恕我無能為力了,通常都是同學之間互相協助,組成互助小組,當然了,你也可以到其他院系找人幫忙,例如燈光和拍攝方面,找攝影系的同學協助最好不過,畢竟他們平日里學的就是光線和取景。”

        難得今天武藏教授說了這么多,上杉平介十分感動,將要點一一記下。

        “看你不斷朝外面張望,是放學后有約會嗎?”武藏教授開玩笑般問道。

        他覺得一定是有舞蹈系的漂亮女生在等平介,才令他在教授面前表現的心不在焉,年輕人嘛,談戀愛很正常的。

        上杉平介笑著搖了搖頭,“您誤會了,我并沒有女朋友,只是我約了男性朋友一起去西成區的居酒屋,所以…”

        好嘛,為了去喝酒,連和教授討論都心不在焉?

        武藏教授感到又好氣又好笑,他向上杉平介擺了擺手道:“去吧去吧,你這家伙,還真是個吃貨呢。”

        上杉平介大喜,向教室外一溜小跑,口中道:“人生在世不過短短數十年,宛如過眼云煙,唯有美人和美食不可辜負,教授明天見!”

        唯有美人和美食不可辜負…

        目送上杉平介的背影,想著他臨別時那些話,武藏教授竟一時有些失神。

        明明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言語行動間,卻有股過來人灑脫和云淡風輕,如此心境實在很少見。

        西成區!?

        武藏教授忽然猛地一怔,眼神有些古怪。

        想起年輕時的荒唐經歷,教授臉色微微漲紅,自言自語嘟囔道:“這小子,該不會是打著喝酒的幌子,跑去西成區做那種事情吧…”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