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大阪在線閱讀 - 第二章 難道人生就這樣算了嗎?

第二章 難道人生就這樣算了嗎?

        課程還在繼續。

        武藏純一郎教授把黑框眼鏡向上抬了抬,看向前排一名女生,映像系女神,夏目未央。

        “接下來,請夏目同學講講她的想法。”武藏教授一改剛才的嚴肅,笑著說道:“夏目,看你的了。”

        所謂女神,就是衣品共人品一色,智慧與氣質齊飛的意思。

        女神未必最美,但一定格外出挑,懂得享受五星級大酒店的奢華,也不會抱怨民宿小館的簡樸,坐得下私人飛機,也擠的了末班電車。

        當然了,這些只是這具身體原主人對夏目未央的觀感。

        此時此刻的上杉平介,思維已經完全不同了,在兩世為人的他看來,夏目未央是個比較漂亮的年輕女生,氣質出挑,或許日后有成為女神的潛力,但現在她還青澀了些。

        夏目未央眉頭輕鎖,又很快舒展開,聲音十分動人說道:“其實,電梯靠右側站立的并不只有我們大阪府,奈良縣,和歌山縣,兵庫縣,德島縣,高知縣,也是靠右站的。”

        “另外除了以關東地區為代表的左側站立,關西地區為代表的右側站立之外,還存在第三種站立方式,那就是京都地區,在京都,人們可以隨意站立,如果前面的人站在右側,那么其他人便會跟隨在右側,反之亦然…”

        哈~

        原來如此…

        還可以隨意選擇左右嗎?

        京都人民還真是傲嬌呢。

        骨子里,京都人應該是歧視大阪和東京的吧?

        上杉平介面帶微笑,感覺自己又學習了一個有趣的冷知識。

        地域歧視并非某個國家的特產,全世界普遍存在,日本自然也不例外。

        例如,東京人認為,大阪人嗓門大,關西口音非常奇怪且粗魯,大阪的街道很臟,人們喜歡隨地亂扔煙頭垃圾,還常常無視交通信號燈橫穿馬路,大阪大媽全是卷發加豹紋的打扮,俗不可耐。

        而大阪人嘲笑東京人刻板,不通人情世故,就像一群會走路的機器,物價貴得要死不說,買東西還不能討價還價,在街上遇到麻煩,連個主動幫忙的人都沒有,各掃門前雪。

        曾經有電視臺做過實驗,在東京和大阪的街頭,各擺上一只魚缸,里面放入二十尾活魚,豎起牌子,讓人們免費來拿。

        東京群眾看到之后覺得困惑,既然免費贈送,為何不提供抓魚的網子和放魚的編織袋呢?人們不解的搖了搖頭,體面的四散走開了。

        與此同時,大阪群眾也發現了免費贈送的魚,他們一擁而上,目露精光,大爺大媽紛紛卷起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不顧水花四濺,伸手去撈,短短一分鐘之內,就把魚缸里的魚搶光了,搶光了,搶光了…

        要是你曾經去過這兩座城市,并且短暫生活過,就會發現它們真的很不一樣,東京冷漠,但是服務專業而精確,大阪更有人情味,同時也伴隨著些許混亂和隨性。

        有人說,大阪是全日本民風最像華夏的城市,以上杉平介這段時間的親身經歷來看,這種說法有一點道理。

        至于京都,大概每一個華夏人想到這座城市的時候,除了覺得當地人表面謙遜,內心傲嬌之外,也會懷著幾分淡淡的遺憾吧。

        公元七百九十四年,京都仿大唐長安而建,相比氣勢恢宏的長安城,京都街道狹窄,建筑精致,雖然都是古老東方建筑風格的典范,但京都始終透著一種島國的小家子氣。

        轉眼間滄海桑田,一千多年時光飛逝,京都依然是京都,它保留著十幾個世紀以來的街道布局,沉靜悠然的市井外貌,隨處可見寺廟神社,人們的生活精致而優雅。

        而一海之隔的華夏,卻遭受了太多苦難和浩劫,每一次浩劫過后,都令祖先留下的遺產損失慘重,至今,已十不存一。

        看看如今面目全非的華夏首都,再看看千年來始終未變的日本京都,也不知你是否會懷念那些被拆掉的城墻。

        如果城墻還在,那些老建筑還在,華夏游客面對京都,面對羅馬,面對雅典,面對世界上任何一座文明古城的時候,心里應該都會多幾分氣定神閑吧。

        這就好比你去青藏高原走一圈,博覽無數俊美雪山湖泊,遠眺過八千零二十七米的希夏邦馬,在八千八百四十八米的珠穆朗瑪腳下扎過營。

        回頭,你再去歐洲,面對阿爾卑斯山的時候,去美洲,面對安第斯山的時候,去日本,面對富士山的時候,雖然也會覺得很美,但恐怕內心不會產生太大波瀾。

        原因很簡單,因為你知道在自己家鄉,有更好的。

        上杉平介揉了揉太陽穴,結束自己的胡思亂想,思緒重新回到課堂上。

        夏目未央顯然做過功課,她通過一系列精彩的旁征博引,迅速得出結論。

        關西地區電梯靠右站立的風氣,是在1970年大阪世博會期間形成的,原因是關西人自古通商,民風開放包容,十分愿意張開雙臂擁抱世界。

        而眾所周知,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習慣靠右,所以大阪乘坐電梯靠右,是當地民風形成的必然,是主動與世界接軌的表現。

        至于京都為何如此特殊,則是兩方面的原因。

        一來,是因為京都人的傲慢,身為千年古都,京都人那種喜歡鶴立雞群的感覺,與別人都不一樣,才能彰顯身份高貴。

        其次,京都旅游業發達,外國游客太多,那些不懂規矩,胡亂站隊的外國人,也是造成左右搖擺的重要因素。

        畢竟以日本人的直線思維,都是習慣隨大流的,如果不跟隨前人的方向,就會感覺十分困擾。

        夏目未央解釋的有理有據,以她的年齡和思維,能夠想到這些已是十分用心,假設真的拍成紀錄片,也算頗有看點。

        上杉平介帶著幾分贊許輕輕點頭,覺得這小姑娘還不錯。

        就在這時候,武藏純一郎教授目光掃視,他忽然愣了一下,無意間看到上杉平介臉上,那種渾然不在意的表情,同時還輕輕頷首,仿佛表示贊許。

        搞什么嘛…

        武藏教授十分費解,上杉平介好像在用一種過來人和前輩的姿態,對夏目未央加以鼓勵…

        而且,上杉平介不經意流露出的氣質,似乎與他的年齡身份并不相符…

        “平介同學,你是否對夏目同學回答有不同意見?或者要補充的地方?”武藏教授蹙眉,隨口問了一句。

        唰~

        頓時間,全班所有目光,都匯集在上杉平介那張略顯削瘦的臉上。

        上杉平介稍有些窘迫,他的第一反應是算了吧,兩世為人,他被社會摧殘那么久,早已習慣了低調和忍受,內心并不愿意出風頭。

        然而不知為什么,算了吧這三個字浮現之時,忽然讓他胸口隱隱作痛起來,一種憋悶的感覺幾乎令他窒息。

        剎那間,上杉平介想起大學時代,那個經常幫自己在圖書館占座的女生,她身材高高瘦瘦,有一雙纖細的腳裸。

        考慮到各自家鄉在不同的城市,以及畢業后找工作的壓力,茫茫未知的前程,他決定還是算了吧,等找到工作再說吧,于是,那段單純青澀的感情,從此遠離了他的人生。

        剛參加工作時候,公司前臺的運動型短發妹子,經常主動和他打招呼,還有意無意總提起即將上映的電影。

        他考慮到自己微薄的薪水,和大城市高高的物價,心想,還是算了吧,等工作穩定一些再說吧。

        終于來到三十多歲,工作穩定了,可前臺的妹子早已換了不知多少茬,自己也從青年才俊,變成了油膩的中年大叔。

        想去健身,工作太忙,算了吧。

        想付首付買套小公寓,又怕沒有家人幫襯,自己還貸款太艱難,一拖再拖,直到房價一飛沖天,完全超出承受能力,只好無奈的算了吧。

        眼見買房無望,退而求其次,想買輛好車,滿足少年時信馬由韁的夢想,卻忽然查出癌癥。

        于是,房子和車子和所有的夢想,都變成了昂貴的住院費,他前一輩子的整個人生,也在一聲算了吧的嘆息中,徹底落幕了。

        這就是生活,殘酷而真實。

        或許,算了吧這樣的話說太多遍,真的會遭報應。

        總有一天,上帝會用憐憫的眼神望著你,搖了搖頭說,“哎,這個人吶,就算了吧…”

        上杉平介心跳加速,他知道,過去的事情不能挽回,雖然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

        但如今陰差陽錯,重活一世,難道還要就這樣算了嗎?

        是不是應該做出些許改變呢?

        目光慢慢變的堅定了起來,上杉平介下定決心,平靜站起身,迎著所有人的目光。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