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大阪在線閱讀 - 第一章 歡迎來到大阪!

第一章 歡迎來到大阪!

        大阪藝術大學。

        映像學本部的一間教室里,上杉平介臉上帶著沉思的表情,默默看向窗外。

        進入十月,一場臺風過后,天氣越發涼爽,日本文化中十分重要的【紅葉賞】季節,馬上便要到來了。

        望著空曠的籃球場,上杉平介心中自言自語嘟囔,“難得秋高氣爽的天氣,好想去京都看紅葉啊,世人皆知清水寺的紅葉著名,其實貴船神社,源光庵,瑠璃光院,渡月橋,這些地方的紅葉,也都是不輸給清水寺的。”

        “不知不覺,我重生在這平行世界的日本,已經半個多月了,既然好不容易重活一次,總要活出個樣子,該玩的玩,該吃的吃,別留下什么遺憾,這才不枉兩世為人,來到這世界上,走一遭啊。”

        百無聊賴中,上杉平介那顆熱愛旅行的心臟,再次蠢蠢欲動,只是日本國內物價高昂,特別是京都這樣的熱門旅行目的地,舒舒服服出行三天的話,無論如何也要準備兩萬到三萬日元預算。

        目前上杉平介業余時間在劇場打工,時薪九百五十日元。

        按照日本法律,學生群體每周最長的工作時間,不可以超過二十八個小時,所以上杉平介就算竭盡全力,每周的最高收入,也頂多達到兩萬六千六百日元。

        而且日本的交通費用遠比華夏昂貴,上杉平介離開學校后,需要搭乘大阪市營地鐵御筋堂線,從長居站出發,前往打工的心齋橋商業街,全程八點七公里,票價卻高達兩百八十日元,折合人民幣十九元左右。

        在櫻井劇場打工并不包含餐食,心齋橋附近最便宜的金龍拉面,也要六百日元,而華夏游客最愛的道頓崛一蘭拉面,起價七百九十日元,加面一百九十日元,加溏心蛋一百三十日元,加叉燒兩百五十日元,一杯生啤酒五百八十日元。

        總而言之,打工雖然有一份收入,但消耗同樣不少。

        以上杉平介來自北方的好胃口,吃拉面吃到破產,絕不是什么危言聳聽的事情,畢竟事實證明,任何時候都不應該低估吃貨的潛力。

        本著重生一次不容易,不能虧待自己的原則,上杉平介最近花錢有些大手大腳,嗯,其實就是大吃大喝的意思,所以不僅沒有攢到錢,反而還在快速花掉原主那點積蓄。

        如何將重生帶來的經驗與知識變現,擴大收入,改善生活狀態,是擺在他面前的首要問題。

        就這樣坐在教室里默默盤算著,秋天的陽光透過玻璃,打在上杉平介臉上,他看起來很年輕,二十出頭的樣子,身材削瘦高挑,五官相貌不錯,只是面部線條略顯陰柔。

        前一世,他無父無母,迥然一身,畢業后成為社畜,每日疲于奔命,三十大幾歲還未娶妻生子,便因過勞而亡。

        回憶起來,自己上輩子還真是沒什么存在感,活的有夠孤獨。

        這就好像你每天刷屏發朋友圈,卻沒什么人給你點贊,你覺得你發的東西很有趣,可別人卻總是習慣性忽略了你。

        其實啊,或許并不是你發的東西沒有意思,而是他們根本不想去了解你的生活吧。

        不過幸運的是,他重生了。

        眼下這里應該是一個平行世界,一切看似和過去相同,卻在細節上,有著千絲萬縷的改變。

        例如,這世界似乎把技能點都加到了工業和科技方面,文化領域卻十分貧瘠,許多前世廣為人知的文藝作品,也不知什么原因,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這或許是個不錯的賺錢機會。

        想到這里,上杉平介手指輕輕一撥,黑色墨水筆當即在他手中輕快旋轉起來,動作十分嫻熟。

        上杉平介琢磨,年輕健康的身體,重新回到大學,不再是苦逼的計算機系,而是“潛”途遠大的映像學導演制作專業,學校里美女如云,這簡直就是賺翻了好不好。

        叔本華曾經說過,任何事業無論再美好,都不值得犧牲健康去追求。

        前一世,抽煙,酗酒,熬夜,嗜糖,缺乏運動的生活,早早掏空了他的身子。

        只有當他躺在icu病房里,承受著難以想象的痛苦,孤獨等待死亡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了健康的重要。

        唰唰唰~

        當下毫不猶豫,上杉平介用墨水筆,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下健康兩個字,以此作為新生的重中之重。

        隨后,他略一沉吟,又寫下社畜二字,在上面用力畫了一個大大的叉,立志這一生要為自己而活,盡量不要再去做無良資本家手下的工具人。

        做完這些,上杉平介抬起頭,聽著教室里的聲音,大半節課已經過去了,武藏純一郎教授還在帶領同學們,討論日本的電梯文化。

        眾所周知,在東京和日本絕大多數地方,人們習慣站在電梯左側,將右側讓給著急的路人。

        而大阪卻截然相反,是站在電梯右側,把左側讓給行人。

        武藏純一郎教授以此展開,希望各位映像系的同學們認真思考,深度挖掘,打造一部二十分鐘的紀錄短片。

        紀錄片是映像學傳統課題,而一名映像系學生畢業后,通常會從事導演和制片工作。

        當然了,在日本這種論資排輩,講究人脈和門第的環境下,大量映像專業的畢業生,得不到機會施展才華,日后轉行去寫劇本,又或者擔任普通職員,淪為蕓蕓眾生,也是很常見的事情,誰讓影視圈的競爭,向來如此殘酷呢。

        想要混跡影視圈,最重要的就是人脈。

        要是你希望以后在導演一途有所建樹,并且家族在影視圈早有經營,那么畢業后,長輩通常會利用關系,讓你得到向某位知名導演拜師的機會。

        等你熟悉了工作流程,在居酒屋和公司同事們喝過無數回爛醉如泥,一起去大阪著名的夜生活區新田飛地,挑選過櫥窗后坐滿靚麗少女的青春通,或者徐娘半老重口味的妖怪通。

        請前輩們洗過幾次泡泡浴,逛過幾乎所有知名的公關店,掌握超過一百位公關女將的電話號碼,就可以順理成章升格為導演助理,或者執行導演。

        再熬上幾年,繼續不停混跡在居酒屋,公關店,女仆店,泡泡浴…把這些事情輪番做,做到要吐的程度。

        差不多你就可以出道,承接一些不太重要的制作,例如深夜劇,紀錄片,小型綜藝等等。

        要是收視率尚可的話,接下來,你將逐漸承擔真正的大制作,諸如電視臺黃金檔,院線大熒幕之類。

        只可惜,以上是一名有人脈的,映像學成功畢業生將要走過的道路。

        上杉平介這種沒什么人脈,父母雙亡,不得不借住在舅舅家里,被舅媽認定是吃閑飯的家伙,恐怕又會是另外一種截然不同的際遇了。

        有時候想想,自己這具身體前主人其實蠻傻缺的,一心想要混跡影視圈,卻沒有想過,在沒有任何資源的情況下,自己憑什么讓競爭激烈的影視圈接納?

        坐在上杉平介前座的小原哲哉,父親是神戶造船株式會社的董事,典型的富二代,他之所進入映像系,純粹是為了玩兒票,方便自己今后勾搭女演員之類。

        而在上杉平介左手邊的加藤滿男,母親是曾經供職與集英社的一流插畫師,父親則是小有名氣的動畫片導演,不難想象,加藤滿男之所以出現在這間教室,是為了將來子承父業。

        總而言之,上杉平介的三十一名同學,幾乎全都有著不錯的背景,足以保證他們畢業后,能夠順利在演藝圈謀求一席之地。

        大家看似坐在同一間教室里,學習同樣的課程,你覺得自己和他們一樣,但其實你們之間,根本就不一樣。

        無論如何,經過大一和大二的高強度學習,上杉平介如今已經是映像系三年級學生了,成績還算過得去。

        根據教學大綱,三年級的理論學習明顯減少,逐漸偏向于實戰。

        按照規定,上杉平介要在新年之前,提交一份自己的作品,作品類型不限,可以是紀錄片,舞臺劇,也可以是表現超現實主義的實驗短片。

        反正大學第三年,是展示各自才華的關鍵一年,而你的作品,將決定接踵而來的畢業和就職。

        特別是沒有人脈背景的同學,此時此刻盡力展現自己的才華,獲得業界前輩賞識,是避免畢業后慘遭淘汰的唯一希望。

        否則,一旦離開校園,進入殘酷的職場生涯,很快就會淪為認人指使的工具人,過著麻木而毫無希望的生活。

        常言道,食色性也。

        上杉平介思前想后,覺得無論前世也好,今生也罷,人類這種生物總要吃飯,生而為人,沒道理不喜歡美食才對。

        于是他決定,拿一部前世看過的美食劇,作為進入影視圈的敲門磚。

        而且上杉平介已經查過了,【孤獨的美食家】這部作品,和它的原作者久住昌之,并不存在于這個世界,故而也不存在盜版和侵權的問題。

        考慮到距離上交作品的時間,還有足足兩個多月,上杉平介倒是并不著急。

        他打算慢慢的籌劃和打磨,爭取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盡量把自己的首部作品,處理精致一些。

        ps:生病連著手術,休息那么長時間之后,新書終于正式開始了。

        一路走來不容易啊,感謝各位讀者老爺大駕光臨!

        求票!求打賞!

        o(∩_∩)o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