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限靈石該怎么用在線閱讀 - 第11章 有人在故意吸引邪祟

第11章 有人在故意吸引邪祟

        趙越和陳安這一路上都沒有停歇,一直在趕路。

        這一路走來,陳安也意識到木陽縣當前的嚴重程度,說是邪魔亂舞也不為過。

        基本每走一段路就會有邪祟冒出,陳安拿著招魂幡,護著趙越,不斷有邪祟主動上來尋死。

        因為和趙越提醒過,不要離自己太遠,趙越這一路就緊緊貼著陳安,也不敢亂跑,生怕離得遠了小命就交待在這里。

        招魂幡本身就對邪祟有極大的吸引力,拿出招魂幡之后,這一路遇到的邪祟更多了,幸好他們走的是近道小路,否則走大道的話,誰也說不準這等下要遇到多少邪祟。

        陳安心里還是很滿意的,這一路走來,已經消滅了十幾只邪祟了,給任務進度貢獻了一百多萬靈石。

        這世人都說靈石難弄,必須要找到靈石礦,然后挖掘開采,而且大部分靈石礦都是掌握在大派手中,尋常人想弄點靈石難于登天,可對陳安來說,這靈石,就是睡一覺的事,那都不叫事……

        倆人到了縣衙之后得知縣令趙謙跟一位年輕的和尚出去了。

        縣衙內的衙役沒想到趙越都走了居然還原路返回,而且居然還沒死。

        趙越解釋自己這次是帶了救兵回來的,特意請了一位大師出山,保證能解決木陽縣的危機。

        衙役懷疑的目光打量著陳安,實在太年輕了,怎么看都覺得比先前那年輕的和尚還不靠譜……

        不過他也不傻,趙越能平安回來,那說明這年輕的大師肯定是有幾分本事的,但是想解決木陽縣的問題,太難了,他們這些衙役最近都是奮戰在第一線,沒有人能比他們更清楚木陽縣的狀況,幾乎隨處都能見到邪祟,木陽縣內百萬人口,雖然挨家挨戶都緊閉著家門,可實際上和等死沒有什么區別。

        都是待宰的羔羊,等著邪祟上門一一被弄死。

        他們這些衙役有些修為,已經擋住好幾波邪祟的攻擊了,剛剛那一波差點沒撐住,還是那年輕的和尚出了手解決的。

        如今趙越帶回一個年輕人,說是能解決木陽縣的危機,他打死都不信。

        這和他的同僚王二麻子說請自己一起去花樓喝酒并且做個全身運動一樣不靠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二麻子那幾分長短他還不清楚嗎,哪里動的起來。

        聽聞縣令趙謙不在,陳安也沒打算浪費時間,直接對趙越道:“你把縣上的地圖拿一份給我。”

        他跟著趙越來縣衙見趙謙,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木陽縣的地圖。

        因為他打算找到木陽縣的中心位置,尋一高臺,然后放下招魂幡,吸引四面八方的邪祟,這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快捷的辦法。

        趙越沒有猶豫,直接吩咐衙役拿來地圖,遞了過來:“先生,我能幫到你什么嗎?”

        陳安斜睨了趙越一眼:“活著就行。”

        趙越一愣,隨即心中升起感動,高人就是高人,都這樣了,還關心自己的死活。

        陳安拿著地圖,尋找到上面最中心的位置,確認好自己的位置后便朝著那里趕去。

        木陽縣的中心位置是一條商貿街,最中心是一處高臺,每年祭祀天地用的。

        縣衙離這里并不遠,一路上再次解決幾個邪祟之后便登上了高臺。

        高臺大約十幾米高,爬個二三十層臺階方可登頂。

        高臺很平坦,還有一個石凳,四周刮著風兒。

        陳安坐在石凳上,招魂幡懸立于身前。

        血紅色條幅在風中舞動,和他的黑發一起飄曳著。

        本身就位于高處,又是中心位置,加上招魂幡的特殊效果,很快,周邊的邪祟便被吸引了過來。

        大批量的邪祟一動,自然也引來了更多的邪祟,它們紛紛跟上,一起朝著高臺趕去。

        邪祟們的舉動自然也引起了木陽縣內一些躲在家中的居民注意,他們發現,本來這些要上門取走他們性命的邪祟突然掉頭走了,紛紛好奇的伸出頭望了眼。

        離得近的人紛紛看到,那高臺上,坐著一位白衣公子,面前懸浮著一個血色條幅,和他們之前祭祀老天用的那些條幅有幾分相似。

        年輕公子身邊,是各種各樣的邪祟,一起朝著他撲去。

        以身飼魔!

        這一刻,所有人腦海中不由得冒出這四個字。

        ……

        古墓前,無念臉色突然一變,目光凝重的望向木陽縣中心位置。

        趙謙察言觀色,連忙問道:“大師,怎么了?”

        無念微微搖頭:“有人在故意吸引邪祟。”

        趙謙一臉震驚:“正常人看到邪祟躲之不及,就算是大師這樣的高人不到萬不得以也不愿意主動招惹麻煩,什么人這般膽大?”

        無念搖頭:“小僧也不知道,但是敢這樣做,那必然有依仗,我們可以前去一觀,這里就等各派弟子來后再想辦法封印。”

        ……

        木陽縣外,此時有幾路人馬相聚一堂。

        “你們也收到了無念禪師的求助?”

        說話的是一位光頭大漢,面相看上去有幾分兇狠,他是碧海閣的弟子沙震天,這次在世間游歷,結識了無念。

        “嗯,無念禪師有難,我們自然不能置之不理。”一位白衣劍客看上去風度翩翩,溫文儒雅,他是白衣劍院的弟子白沐。

        最后一路人馬領頭的是一位穿著一身火紅衣袍的年輕人,年輕人臉上有些傲意,眼神偶爾瞄向沙震天和白沐,帶著一絲絲不屑。

        沙震天和白沐自然能感覺到這道目光,不過都沒有表示,當作沒有看到,雖然心中有些怒意難平,不過顧忌對方的師門,他們也不敢怎么樣。

        這一位正是離火神山的弟子錢修。

        離火神山的掌教杜云龍天榜排名第十八位。

        錢修能來相助那是因為無念背后的蓮花禪寺老方丈釋信玄天榜排名第十七。

        除了同為大派互相照顧之外,錢修也要顧忌外人說他離火神山弟子心胸狹隘,就因為對方師尊比自家師尊高一個名次,所以離著這么近,才故意不幫……

        本來也沒什么,可在有心人的煽動下,這謠言難免就會傳的天下皆知。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