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限靈石該怎么用在線閱讀 - 第08章 請先生出山,救百萬生靈

第08章 請先生出山,救百萬生靈

        五十一只,整整五十一只邪祟,全部被招魂幡渡化。

        陳安看了眼任務。

        “嘀!妖魔邪道,得而誅之,十日內每渡化一只邪祟可獎勵100000靈石!任務期限滿后統一結算,當前獎勵進度:5100000”

        五百一十萬靈石!短短時間內,陳安已經收獲了五百一十萬靈石!

        只要十日一過,便可以直接結算,本來陳安還在為著怎么弄齊兩千萬靈石而頭疼,現在好了,他不急了,這千里關山,最不缺的就是邪祟,他以后找個好位置,招魂幡一插,各路邪祟自然是爭先恐后而來。

        “先生,請救救木陽縣數百萬生靈吧!”

        夜色下,一道聲音響起,很響亮,陳安一愣,扭頭望去,只見一個衣袍很臟的年輕男子手腳并用的從樹林中鉆出,然后一把撲在陳安面前,用力磕著響頭。

        年輕男子很誠懇,每次磕頭時都用了很大的力道,地面的碎石子上都沾滿了鮮血。

        這男子雖然來得莫名其妙,但是陳安不傻,很快便推測到男子八成是目睹了剛剛的一切,而讓自己去救木陽縣的人,這般相信自己,那肯定是邪祟作亂了。

        木陽縣有百萬人口,是大縣,里面應該有不少高手,可是聽這男子的語氣不難猜出,這木陽縣的邪祟要么很厲害,要么就是數量龐大,單靠木陽縣的人,已經無法自救了。

        這對陳安來說,其實是一件好事,他的任務剛好就是要去渡化這些邪祟,任務的期限是十天,十天后結算獎勵,若是木陽縣有許多邪祟,全部渡化的話,那得到的獎勵絕對是非常可觀的。

        陳安動了心思,正想著回答時,關山寨的山匪們已經被吵醒了。

        同時醒來的還有守山的山匪,他們聽到吵雜聲,醒來時發現自己剛剛居然睡著了,立刻冷汗直流,這大晚上的守夜居然睡著了,要是有人趁機作亂,他們怕是要被一網打盡了。

        不過現在沒人關注他們,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廣場中央,那個男子身上。

        陳安他們都認得,是大當家一棍子敲暈帶回來的白面書生,搞不好過幾天就要拜堂成親了,大當家一向就喜歡這種文質彬彬的讀書人,所以,這基本是定局了。

        而那個男子,此時跪在那陳安面前,頭磕的血直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部分人胡亂猜測著,不過是大當家看重的人,也不敢亂嚼舌根。

        “你是何人?怎么進來的?”

        烈燕兒此時扛著自己那半人高的大刀從屋內走了出來,嬌小的身材扛著大刀,怎么看都覺得違和。

        趙越趴在地上,傻愣愣看著烈燕兒的樣子,若是沒有那大刀,他只會覺得烈燕兒是一位可愛的鄰家妹妹,哪會是現在這樣的畫風……

        “我們大當家的問你話呢,小子,聽不到?”一旁的趙猴也揮舞著大刀,嚷嚷著。

        趙越連忙醒悟過來,以前聽過關山寨大當家烈燕兒的名字,但是傳言中的烈燕兒是一個虎背熊腰的野蠻女人,可眼前這位,明明就是嬌小玲瓏,看上去清秀可愛,實在和關山寨的大當家不匹配。

        不過,這些也不是趙越現在要想的事情,他只好把剛剛和陳安說的話又重復了一遍,同時自證了身份,表明自己確實是木陽縣縣令趙謙之子。

        烈燕兒聽完后眼眉一簇,瞪著趙越:“陳公子身子骨弱,不像我們這些武夫一樣打打殺殺,你讓他幫你們驅邪?這和趕著他送死有什么區別?陳公子是我的未婚夫,你這是想讓我提前守寡?到底有何居心?”

        一提到陳安,烈燕兒直接炸毛,大刀毫不留情的架在趙越脖子上,她可管不上對方是什么縣令的兒子,反正敢打陳安的注意,讓她守寡,那就直接砍了。

        趙越沒想到烈燕兒這么暴躁,想把剛才的看到的事情說出來,可是一想到陳安在關山寨應該待了很久了,人家一窩子山匪都沒有發現他的異常,那說明對方就是一個不世出的高人,只想隱姓埋名待在深山中,自己要是說出來,豈不是違背了他的本意?那不就得罪了他?

        于是,趙越想了想,連忙道:“我爹在木陽縣為官多年,之所以一直沒有剿匪,就是覺得你們關山寨義薄云天,從不亂殺無辜,不搶劫擾民,只對那些為富不仁的惡徒下手,你們今晚難道就要無緣無故的殺我嗎?”

        趙越的話聽的旁邊的山匪們很舒服,烈燕兒也愣了一下,確實,趙越啥也沒干,就嘴上說了幾句話,而且他說的沒錯,這么多年來,木陽縣令確實沒有找過他們麻煩,否則他們關山寨這一窩子人也活不了這么輕松。

        人家都沒弄他們,他們要是一言不合就把人家兒子給砍了,確實說不過去。

        不過,想帶走陳安,門都沒有,烈燕兒收起刀,對趙越道:“不殺你,你走吧,不過別想帶走陳公子,就算趙謙來了也沒用。”

        聽到這話,趙越一臉苦色,木陽縣百萬人還在水深火熱之中,他老爹也危在旦夕,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難道就要這么放棄?

        他當然不會放棄,既然不能暴露陳安的底細,那他就不多說廢話,直接朝著陳安,又是一頓猛磕頭,額頭上剛剛結疤的傷口再次破裂開來,鮮血直流。

        口中大聲道:“請先生出山,救木陽縣百萬生靈!”

        烈燕兒在一旁橫眉瞪眼:“你這人怎么這么啰嗦,都說了陳公子不會驅邪,你趕快走。”

        “行吧,我跟你去。”

        陳安說話了,有一錘定音的效果,他的話一出,周圍立刻安靜下來。

        烈燕兒愣了會神,癡癡看了眼陳安,眼神中盡是疑惑。

        她雖然沒有那么多玲瓏心思,可是也不傻,看著趙越跪在地上一副篤定的樣子,再看看陳安淡定的樣子,她覺得自己好像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似乎錯過了什么……

        “謝先生!”

        聽到陳安的話,趙越喜極而泣,再次猛磕幾個頭,聲音又大了幾分。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