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限靈石該怎么用在線閱讀 - 第03章 異界版貞子

第03章 異界版貞子

        陳安讀懂了烈燕兒眼神中的渴望,像極了之前那叫趙猴的說他們大當家要睡自己時的那種目光……

        “哦?”

        陳安微微悶哼一聲,特意注意了下靈石余額,這次惜字如金沒有上漲,顯然,必須要正常的對話才能生效,像他這樣莫名其妙的哦一聲是沒用的。

        轉而問道:“有什么不同?”

        烈燕兒依舊一臉向往:“那些大派大族底蘊十足,派內有許多傳承數百年甚至千年的鎮派絕學,世人都說,他們吸收靈氣之時配合這些功法修煉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成果,就算是飛升成仙也不是不可能……”

        “哦。”

        陳安默默點頭,發出了哦聲。

        當前靈石+10000!

        烈燕兒也沒在繼續說這事,轉而道:“公子,你等下,我去給你找功法,只是,公子看上去身子骨比較弱,就算現在靈氣復蘇,但是沒有靈石搭配的話,修煉起來,還是很難有建樹的……”

        烈燕兒不是危言聳聽,如今靈氣復蘇,萬物受益,所有的生靈都可以吸收這天地中的靈氣來蘊養自身,但是這些靈氣不管是精純度還是吸收起來的速度都是有限的,所以相比之下,靈石自然成了香饃饃。

        一塊靈石內含的靈氣吸收起來的速度是正常吸收靈氣的十倍!雖然吸完之后就成了廢石,但是只要你有實力,就可以獲取更多的靈石來吸收,遠遠領先常人。

        也正是因此,靈石現在極為搶手,無數人都在拼命爭奪著。

        天地靈氣復蘇之前,世人爭得是權利和金錢,而現在,所有人爭得都是靈石和功法。

        因為天地有了靈氣,尋常那些普通功法放到現在來都成了有用之物,對沒有底蘊的普通人來講,一本之前的大路貨現在都可以稱之為神功秘籍。

        ……

        烈燕兒去尋功法的時候遇到了趙猴,后者端著一盆熱水,里面是浸泡的汗巾,熱氣沸騰。

        “大當家干嘛呢?”趙猴笑容有些猥瑣,沒想到大當家還舍得離開那座屋子。

        烈燕兒眼睛一瞪,道:“去給陳公子尋本功法,陳公子要修煉。”

        趙猴聽后愣了一下,功法?隨后臉色一變:“當家的,我們整個山寨就那一本開山刀法,放在以前也不算什么,可現在這個世道,這開山刀法丟到外面,足以引無數人爭搶啊!

        你把它給陳公子,就不怕對方弄壞了嗎?”

        烈燕兒聽后也愣了一下,思緒片刻,然后甩了甩手:“又不是吃書,怎么弄得壞,算了,不管了,他要是真把弄壞了,老娘今天就睡了他。”

        趙猴撇了撇嘴,現在的大當家才是平時見到的大當家,風風火火的,言語間全是粗魯之言,雖然人長得嬌小可愛,可是砍人的時候,拿著那把大砍刀,沒誰還會覺得她可愛……

        趙猴端著銅盆在外面等著烈燕兒,等了片刻,烈燕兒才風風火火趕了出來。

        趙猴眼尖,盯著烈燕兒看了幾眼,嘿嘿笑道:“大當家這是涂了胭脂,這還是頭一次,嘿嘿……”

        烈燕兒俏臉微微一紅,正要開罵時,突然臉色一變,漸漸嚴肅下來,一邊將手中那本開山刀法收入懷中,一邊隨手從一旁的武器支架上取下一把大刀。

        趙猴也察覺到不對勁,也取下一把大刀,和烈燕兒背貼背,一臉緊張。

        “當家的,那玩意又出來了……”

        一邊說著還一邊打了個冷顫,背后的烈燕兒也縮了縮脖子,總覺得有人在對自己脖子吹著涼氣。

        這是邪祟,靈氣復蘇之后出現的鬼怪陰魂,關山屬于千里大山,山中陰冷,埋葬著不少尸骨,這些人有的就是冤死的,如今靈氣復蘇,這些冤死的魂魄不散,吸收了靈氣,漸漸轉變為邪祟出來害人。

        最近,山寨里就陸續有兄弟被邪祟害死。

        不過他們也得出了經驗,就是只要邪祟一出現,大家就背靠背,互相打起精神警惕四周,他們常年和刀血打交道,這邪祟也懼怕他們身上的煞氣,不敢明目張膽靠近,時間久了,邪祟出現的頻率也就越來越低。

        而今天,邪祟居然又出現了。

        “不好!”

        烈燕兒突然想到什么,看向陳安那所竹屋,然后瘋狂向竹屋跑去。

        這綁來的瘦弱公子什么都不懂,還被敲壞了腦袋,要是被邪祟纏身,那肯定是必死無疑。

        趙猴也明白過來,連忙對烈燕兒喊道:“當家的,等我喊人來在一起去啊,你一個人去和送死有什么區別!”

        喊完之后發現烈燕兒并不搭理自己,依舊悶頭往竹屋那邊奔跑著,趙猴一臉糾結,想了想,然后丟掉銅盆,硬著頭皮也跟了上去,他奶奶滴,拼了!

        竹屋內,陳安明顯感覺到屋內突然陰涼下來,也不知是不是花了眼,眼前好像有個影子一閃而過。

        這偌大的竹屋就自己獨自一人,陳安不太放心,扭著脖子四周觀望,不過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突然,他感覺后背一陣陰涼,一嗖嗖涼風不斷在耳邊吹起,隱約中似乎還聽到哭泣聲。

        陳安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腦后,似乎抓住了什么東西,微微看去,是一撮烏黑的頭發,糾纏在一起。

        頭發?哪來的頭發?

        陳安想不通,準備扭頭去看時,目光不由得瞄到床腳前那銅鏡。

        只見,銅鏡內有兩道身影,他站在銅鏡前,手里握著一撮頭發,而背后,是一個穿著白袍,黑發遮臉,只露出一雙死魚眼的丑陋女人,那丑陋女人幾乎貼著他后背,臉頰離自己的脖子很近很近……

        陳安立刻怔在原地,雙眼死死盯著銅鏡,整個竹屋變得異常安靜,只有屋外偶爾刮過的風兒吹得屋門發出輕微的聲響。

        嘀嗒……

        安靜的竹屋內,好像有什么水滴的聲音,一滴滴的滴落在地,陳安順著銅鏡,看得真切,那是一滴滴鮮紅的鮮血,正從那邪祟身上滴落下來。

        “臥槽!”

        陳安再也顧不得什么惜字如金,什么神豪風格,發出一聲暴喝,同時整個人向著反面拼命奔跑,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只想離這鬼東西遠一點。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