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不要再當圣女了在線閱讀 - 第八章 童子和童女的區別

第八章 童子和童女的區別

        “嘎吱……”

        偏殿的房門被推開。

        一個乖巧的小腦袋探頭探腦的伸了進來。

        等看到房間內的青言子以及林憶等人之后才露出了一個笑容。

        正是林憶剛剛睡醒時見到的小道童。

        小姑娘來到老圣主旁邊,抱住他的胳膊。

        笑瞇瞇的看著林憶。

        “這是我的師姐?”

        林憶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因為她看上去只有一點點大。

        豆蔻年華,比自己還要小一兩歲的樣子。

        “沒錯,她叫南嘉。”

        “南有嘉魚,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衎.”

        “好名字啊……”

        林憶覺得這個名字很有韻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出自詩經之中。

        老圣主摸了摸南嘉師姐的小腦袋,繼續說:

        “別看她現在只有十幾歲的樣子,實際上她已經跟了我快二十年了。”

        “所以說,你叫她一一聲師姐不虧。”

        “好的,小師姐你好啊。”

        南嘉小師姐有點發育不良的樣子,個子比亭亭玉立的林憶矮上了半個腦袋。

        林憶很貼心的半蹲下來,揮手和自己的小師姐打招呼。

        笑容甜甜的。

        南嘉重重的點頭,雙頰飄紅,那雙大眼睛中倒影著林憶的身影。

        “嗯……我會保護你的。”

        隨后,小師姐居然主動開口說話。

        只不過聲音很低,細若蚊吟一般。

        如果不是林憶已經正式成為修行者,身體素質獲得了全方位提升的話,可能會聽不清她剛剛說了些什么。

        “原來師姐可以說話啊。”

        “這真是太好了。”

        林憶想。

        “看起來她很喜歡你。”

        老圣主突然開口說。

        林憶抬頭,臉上帶著疑惑。

        “你師姐在很小的時候曾經遭遇過一場劫難,奄奄一息,被我撿到之后用圣人本源之力溫養,才勉強活下去。”

        “也正是因為這樣,她很怕生。如果不是遇到特別喜歡的人的話,她不會主動開口的。”

        老圣主解釋說。

        至于當年南嘉師姐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老圣主則沒有明確說。

        林憶也很識趣的沒有多問。

        見過了自己的師姐之后,便是要去見過圣地的諸多高層。

        這些人大多也都是老圣主的師兄弟,功參造化,在整個元央大陸之中都很有名氣。

        隨便拿出去一個都是可以威震一方的存在。

        收了見面禮,在這些大佬的面前混了個面熟之后。

        本著一切從快從簡的原則,林憶開始正式的修行。

        ————————————————

        這一天清晨。

        身穿云白色月紋長裙、身上繚繞著道韻,宛若月宮仙子般的林憶出現在一處仙霧彌漫的殿堂之中。

        坐在一團蓮花蒲團之上。

        對面是面容祥和的老圣主。

        “童子修行,是要從小抓起。”

        “以你現在這個年紀開始修行,其實已經稍稍有些晚了。”

        “不過你出生自禁區之中,而且是先天圣體道胎,別有一番造化,這些事情倒是說不準。”

        “不過,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只要你不懈怠,你的未來注定是無敵的。”

        老圣主娓娓道來,很詳細的在和自己的徒弟講解修行道路上的利弊得失。

        圣人傳道,是難得的造化。

        如果是在外界講道的話,可以引起天花亂墜、地涌金泉等異象。

        可以使人悟道,增加靈性。也能為蒙昧野獸開啟靈智。

        而現在卻在仙宮之中為林憶獨自傳授畢生所學。

        對于常人來說,這實在是難以想象的機緣。

        “嗯?你可是有什么疑惑嗎?”

        老圣主頓了頓,看到林憶兩條月牙般的眉毛蹙在一起。

        “弟子確實是有一事不知。”

        林憶老老實實的回答。

        “嗯~問!”

        “童子要從小抓起,那童女小時候要怎么辦?勾起嗎?”

        “……”

        老圣主沉吟少許,然后抬手一個彈指蹦在了林憶光滑的額頭上。

        “哎呦~”

        林憶腦袋上鼓了個小包,伸手捂著腦袋。

        圣潔若月宮仙女般的氣質消失不見,兩只大眼睛淚汪汪的。

        好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葬帝嶺之中到底有些什么混賬東西,把好好的一個鳳雛麟子教育成了這般模樣。”

        老圣主并未生氣,而是笑罵道。

        林憶在太初圣地之中也已經呆了有一段的時間。

        他發現自己這個新收的弟子,不論是在心性、悟性、體質方面都是百萬年難得一遇之輩。

        在為人處世方面也算的上是八面玲瓏,很討宗門長輩們的喜歡。

        唯一有點可惜的事情就是不是個啞巴。

        時常從嘴巴里面蹦出驚人之語。

        讓人哭笑不得。

        “好了,我們剛剛說到哪里了,繼續。”

        皮皮林一打岔,將原本有些嚴肅的氣氛給帶歪。

        老圣主從懷里掏出一份經文遞給林憶。

        “這是我太初圣地的修行功法,傳承自仙界之中,價值之大難以想象。”

        古經入手,很沉。

        定睛一看這些鐵畫銀鉤、遒文壯節般的字符居然是刻在了一塊仙金之上。

        “好大的手筆。”

        林憶暗自乍舌,暫且不論古經的內容。

        單是手里的這塊仙金就足夠用來去鍛造半件至尊器了。

        價值之大難以想象,一般的圣地見到之后都要眼紅。

        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搶奪。

        而現在,這塊仙金卻只是被用來當作傳承道法的載體而已。

        更加恐怖的一點是,號稱永恒不朽的仙金上居然出現了一些斑駁的銹跡。

        很微小的銅銹,如果不認真看的話或許會將其忽略掉。

        但是這也足夠驚人了,這意味著這塊鐵卷傳承了無盡久遠的時光。

        要以百萬年為單位記載。

        “我現在有理由來懷疑,這塊仙金上記載著的就是最初的太初古經。”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片原始經文的價值就實在太大了。”

        林憶心里有些激動,同時也很感激。

        因為老圣主將這等珍貴的原始經文拿給林憶參悟,顯然是不將她當作外人。

        “這些經文如果泄露出去的話,絕對會動搖太初圣地的根基。”

        不管怎么說,被人信任的感覺很好。

        林憶抬起頭,看向自己的師尊。

        老圣主微微頷首,“開始修行吧,我為你護道,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問我。”

        ————————

        今天去寄簽約文件,爭取下午再碼出來一章,書友們們記得給林憶小姐姐投推薦票啊~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