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御獸諸天在線閱讀 - 第十章 護住我的傳家寶

第十章 護住我的傳家寶

        秦風手持寒冰劍符,卻不敢輕易激發。

        因為他不敢確定這道劍符能不能傷到對方。

        就算真的弄傷了這老道,他也將失去攻擊的手段,只能任由對方攻打。

        所以他覺得,還是將劍符留在手里最為威懾的好。

        因為,現在時間對他有利,拖的時間越長,厲天仇過來的希望也就越大。

        只希望厲天仇那家伙距離這里不是太遠,不然時間久了,他們兄弟倆可未必能夠撐得住。

        “這位前輩,晚輩有一事相詢,不知前輩先前為何要殘害那些普通婦人,以前輩的道行,又何必做此惡事?”

        秦風沒話找話,打算借助話語拖延時間。

        黑袍道人人老成精,顯然看出了他的打算,口中嘿嘿冷笑兩聲:“還想拖延時間,小子,你還嫩了點。

        不過,就算被你拖延到那個劍修來了又如何,真當道爺會怕他不成?”

        這話聽得秦風心驚,也不知這老道哪來的這么大信心,竟然有把握對付筑基九層的劍修?

        畢竟劍修專攻殺伐,戰力強悍,一般來說同級之間正面爭斗,劍修獲勝的把握相對更大一些,這老道應該也是筑基修為,居然有把握勝過厲天仇,莫非他還有什么厲害手段?

        就在秦風暗自思忖的時候,就聽那老道哼道:“告訴你又有何妨,道爺我先前修煉時遭到對頭偷襲,使得功法出了岔子,需要以紫河車入藥合丹,恢復本源。

        所以道爺就讓我那弟子幫我抓捕一些孕婦回來,結果那個混賬東西好好的孕婦沒給我弄回來幾個,反而去奸**子,這是想要親自弄大了女人肚子,來孝敬我這個師父不成?

        如此倒也罷了,偏偏還被昆城巡檢司給抓住廢了修為,當真是廢物,還得逼得道爺我親自出馬弄些紫河車回來煉藥。”

        秦風聽的一愣:“先前禍害良家女子的那個淫賊,居然是你的徒弟?”

        “不錯,那個廢物如此沒用,被昆城巡檢司抓了也就抓了,道爺我也不在意,反正如今丹藥已經煉成,傷勢也已經恢復了大半。

        倒是沒想到昆城會來這么多低級修士,一個個傻乎乎的送上門來給我祭煉靈幡,這倒是意外之喜。”

        黑袍道人腳下不經意的走動著,口中得意的笑了幾聲:“尤其是那鐵嶺郡城趙家的幾個紈绔,居然這么容易就上了勾,被道爺給騙入陣中。

        更沒想到為首的那個小子身上居然還有那么多的寶貝,當真是難得?

        等到那小子的靈力徹底被消磨干凈后,那些寶貝可就都是我的了,嘿嘿嘿……”

        秦風還想接著拖延,于是又問道:“那你為何……”

        “哪來這么多屁話!”

        就聽黑袍道人突然一聲大喝,袖袍一甩,從他衣袖中飛出一個雪白如玉的骷髏頭。

        這顆骷髏頭出現后,迎風就長,瞬間化作丈許大小,黑洞洞的眼眶里鬼火直冒,不斷張合的嘴巴里牙齒閃爍著寒光,好似能夠咬斷金鐵一般,向著秦風飛來,當頭咬下。

        秦風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給嚇了一跳,他身形連閃,試圖躲避這碩大的骷髏頭。

        奈何他的速度又如何比得上飛行的骷髏頭,不過轉瞬間就被追上,張口向他身上咬來。

        與此同時,黑袍道人一揮手中長幡,十數道黑影向著兩人撲了過來。

        這些都是被他拘入幡中的鬼魂。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鬼魂,乃是這老道斬殺修士后將修士的神魂攝入鬼幡內,煉成的鬼物。

        這些鬼魂不管生前是何身份,都要受他趨勢,不管愿不愿意,都得為他而戰,否則就要承受焚魂之痛,煉魂之苦,最終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一時間,秦風秦陽兩人就陷入了圍攻當中。

        不過,秦風的境地可要比秦陽好得多,雖然他才是對方的主攻對象,但秦風身上有金剛護體靈符守護,還能抵擋一陣。

        可秦陽并沒有這等手段,只能憑借自身苦修的法術與那幾道鬼魂糾纏。

        咔嚓一聲,秦風就感覺眼前一黑。

        他竟然被那丈許大小的骷髏頭整個咬入口中,骷髏頭大嘴張合,狠狠的一口咬下去,欲要將他攔腰咬成兩段。

        只是,下嘴的方位稍微偏下了幾寸。

        所以,秦風嚇得亡魂大冒,連忙伸手捂住下身,免得被這骷髏頭尖銳的獠牙咬中了傳家寶貝。

        雖然說秦家并不缺他這么一個傳宗接代的后人,秦觀豹老爺子一個人更是能夠抵得上二三十個普通族人,但他也不想以后無槍可握。

        好在他身外的這層護體金光足夠強悍,咔嚓一聲,將這骷髏頭的牙齒都給崩裂了兩顆,也沒有咬傷他的身體。

        自此,秦風才算松了一口氣。

        抬頭打量了面前這顆被崩掉了兩個門牙的骷髏頭,心中暗道,這家伙看樣子也不算太過厲害呀,有些銀樣镴槍頭的樣子,看上去嚇人,結果威力卻不怎么樣。

        透過骷髏頭的下巴又看了那黑袍道人一眼,發現黑袍道人對于骷髏頭口中崩掉的牙齒毫不在意。

        秦風心里恍悟,這老道對于骷髏頭也不算太過重視,否則肯定會召回去,而不是任由它咔嚓咔嚓的咬個不停。

        看來,對方是打算用這顆骷髏頭消耗自己手中靈符,消除危險,然后再來一舉擒殺自己。

        有了這種明悟后,秦風愈發不敢輕易使用寒冰劍符了。

        這時,那些鬼物所化的黑影已經撲到近前,在黑袍道人的御使下,毫不客氣的朝著二人身上撲來。

        即便秦風身上的金剛護體靈符散發出的金光,也不曾讓它們停頓片刻。

        因為后面那老道在強力驅使它們。

        即便這些鬼魂攻不破秦風身上的金光,反而還會被金光灼傷,但卻始終不曾后退半步,反而愈發瘋狂,張牙舞爪,手撕口咬,不顧一切的消耗著秦風身上的金光。

        因為金剛護體靈符的護體金光能量有限,每使用一分就薄弱一分。

        雖然這些鬼魂的魂體消耗的更快,在肉眼可見的速度里變得虛弱透明起來,但他秦風身上的金光也在逐漸暗淡。

        秦風著急,那厲天仇也不知道死哪去了,怎么還沒有趕來?

        眼看自己身上的靈符金光愈發黯淡,而那老道眼中已經泛起兇光,秦風心里發涼。

        怎么辦?

        再這樣下去,自己必死無疑!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