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核心

第四百六十五章 核心

        韓立忍著心中驚疑,聽這老道殘魂繼續說道:

        “想當年吶,這名叫墨雨的灰仙女子,以秘法壓制境界氣息混入了我的冥寒仙宮。我見其天資不錯,便動了凡念,將其收入門下,傳她無上劍法,授她靈域秘術。結果……”

        說到這里,老道停頓了片刻才繼續說:“結果,她卻妄圖以仙宮為入口,打開通往灰界的通道,引那些灰界生物侵入仙域。在道爺我與之交戰之時,早已與灰界沆瀣一氣的輪回殿,趁機大舉進攻冥寒仙宮,最終導致戰事失控,哎呀,可真是慘吶……”

        “冥寒仙宮被攻破,你們敗了!”韓立驀的開口,補充道。

        “敗了……哼,他們最終不也沒落得什么好處?只是可惜我這好好的一處冥寒仙宮,給鬧得個支離破碎,只怕不少地域都已經徹底失落了。”老道有些惋惜道。

        “你這冥寒仙宮中,可有廣寒界這么一塊地域?”韓立忽然記起一事,忙問道。

        “廣寒界……那自然是有的,你問這作甚?”老道殘魂一挑眉,問道。

        韓立聞聽此言,便明白過來,這廣寒界只怕便是當年那一戰后,徹底失落,輾轉流落到了靈界,成為了那里的一方秘境。

        這么一說的話,自己曾經從廣寒界中得到的萬劍圖,只怕也是原屬于無生劍宗的東西了。

        “小子,你羅里吧嗦問了這么多,是不是讓道爺也問問你幾句?”老道見韓立沒說話,也不在意,嘿嘿一笑的問道。

        “那場戰事最終如何收尾的,你又是如何到了這里的?”韓立充耳不聞,自顧自問道。

        “唉,形勢比人強,真是人心不古啊……”老道被噎了個半死,一邊搖頭,嘴里一邊嘟囔。

        韓立面無表情,手中的長劍也一直沒有收起,此刻又稍稍掂了掂。

        “咳……話說這戰事最終如何了,我并不清楚……墨雨的輪回殿強援來了之后,道爺我以一敵二,重傷他們二人之后,可惜寡不敵眾,終究沒能避免落敗,肉身被毀……無奈之下,老道我只以一縷殘魂逃到了這里,將自己封禁了起來,等待救援。”老道干咳了一聲,緩緩說道。

        “哦,為何天庭不出手救援,他們不是一向與輪回殿不合么?”韓立眉梢微微一挑的問道。

        “嘿嘿,道爺我當年雖然執掌冥寒仙宮,卻是自由慣了,不愿意在天庭落下仙籍,對他們一向也是聽調不聽宣,事到臨頭,他們自然樂得等個兩敗俱傷,再來坐收漁利。道爺若沒猜錯的話,現在的冥寒仙域,只怕已經徹底由天庭接管了吧?”老道嘿嘿一聲,笑著問道。

        “冥寒仙域已經更名為北寒仙域了,如今的北寒仙宮,的確是由天庭統屬了。”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老道聞言,微微一怔,不再說話,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良。

        “這些雕像都是哪里來的?”韓立見狀,將青竹蜂云劍收了起來,環視了周圍一圈,問道。

        “閑來無事,做點手藝活,消磨時間,怎么樣,還不錯吧?”老道忽然嘿嘿一笑,問道。

        “既然你自我封禁在這里,就沒有給自己留條出去的后路嗎?”韓立又問道。

        “這里本就是一間囚室,道爺我倉促之間逃進來的,哪有時間安排后路?”老道一挑眉頭,像看白癡一樣瞥了韓立一眼,說道。

        “這么說來,這處小秘境該如何出去你也不知道?”韓立沉默了片刻,問道。

        他對于眼前這老道所述,頂多只能信個五成,心中總覺得對方有所隱瞞,但一時半會兒,又挑不出什么明顯的毛病。

        老道聞言上下打量了他幾眼,搖了搖頭,嘖嘖道:“憑你現在的實力想出去,道爺我送你倆字——沒戲。”

        “哦,閣下何出此言?”韓立疑惑道。

        “這處秘境封閉之后,不從外面打開,而若想要從里面出去,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直接打破它的運轉核心。可這核心與整個秘境相關聯,一旦受到攻擊,便會集合整個秘境蘊含的天地靈力對抗。若是道爺我以前的修為嘛,倒是沒問題,可你小子充其量不過金仙初期吧?那就甭想著出去了,老實呆這兒,和道爺我做個伴吧。”老道笑了笑,說道。

        “敢問前輩過往修為是何境界?”韓立稱謂忽然一變,問道。

        “不高,不高,道爺我曾是一名太乙玉仙后期。”老道嘿嘿一笑,雖是一縷殘魂,臉上仍是露出了得意笑容。

        韓立雖然對此已經有所猜測,但在聽到答案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感到有些震驚。

        “那按前輩所說,我只有達到太乙后期修為,才有可能打破那秘境核心?”他開口問道。

        “倒也不一定需要后期,太乙初期應該就可以了,不過你小子……哎,對了,你修煉的是什么功法?可有掌握法則之力?”老道話說一半,忽然問道。

        “這跟打破秘境核心有什么關系?”韓立問道。

        “關系可大了去了!若是你修煉參悟的是普通法則,那自然需要太乙……若是你修煉的是時間或是空間這樣三大至尊法則之一,并能略有所成的話,那就不必修煉到太乙初期了,金仙中期也就合用了。不過,這怎么可能呢?”老道搖頭晃腦的解釋道。

        “莫非這秘境核心和這兩種法則有關?”韓立聞言,沒有急于給出答復,繼續問道。

        “此處秘境核心,本就是蘊含有時間法則的一樣東西。按照道爺估算,若是以蠻力破之,需要太乙初期修為。若是以空間法則解構,需要金仙后期修為。若是以時間法則破解,那就只需要金仙中期修為即可。”老道聽完,有些不耐煩道。

        “敢問核心位于何處?還望前輩代為引路,容在下看上一看。”韓立想了想,說道。

        老道殘魂似乎有些猶豫,半天沒有說話。

        “怎么?可是有何不妥?”韓立眉頭微皺,問道。

        “那地方有些禁制,道爺我這殘魂之軀……不宜進去。”老道吞吞吐吐道。

        “這個好辦,委屈前輩先待在我這養魂爐中。”說罷,韓立手掌一翻,取出一個烏黑發紫的精巧香爐,只有巴掌大小,是以養魂木制成的。

        “好吧……”老道輕嘆一聲,身影如煙一般縮入了那只香爐之中。

        “請前輩指路。”韓立手捧香爐,說道。

        “這座大廳左邊,有一個暗門,從那里進去之后,徑直往前走……”老道的聲音從香爐中傳來,顯得有些悶聲悶氣。

        韓立神識一直外放探查著四周,并隨著老道的指引,朝著地宮深處趕去。

        在迷宮一般的甬道里,東拐西繞的穿行了約莫一個時辰之后,他來到了另一處地宮大廳門外。

        “就是此處?”韓立四下一打量,問道。

        “秘境核心就在里面了。道爺我就不陪你進去了,你把道爺連這爐子放在門外就成。”老道的聲音從爐內傳了出來。

        韓立雙目之中亮起湛藍光芒,朝著大廳石門內掃視而去,就見那里空空蕩蕩,并無任何禁制和靈力波動。

        他嘴角一勾,抬手一拋,掌中那只紫黑色的小香爐就滴溜溜轉動著,落入了大殿之內。

        只聽“啪”的一聲輕響。

        香爐落地,地面之上頓時有道道金絲流溢而出,散發出無數道金色光痕,將整個大廳都映照得一片明亮。

        “混小子,快把道爺弄出來,再晚點,道爺可就要魂飛魄散了……”一聲凄厲叫喊從香爐之中傳了出來,整個聲音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韓立看著地上的金紋和散布空中的金光,發現其竟然和辟邪神雷一樣,對游魂鬼物一類頗為克制,便衣袖一卷,又將那香爐扯了回來。

        “哎呦……哎呦……”香爐中的殘魂一聲聲哀叫著,身上光芒變得黯淡了許多,整個人看起來像是要虛化消失一般,連咒罵韓立的力氣似乎都沒有了。

        韓立也沒說話,手掌一翻,指尖夾出一張穩固魂魄的符箓,往香爐上一貼,將之隨手放在了大門外,自己則一步跨入了大廳之內。

        一入其內,韓立便覺得周身一暖,這才發現地面上的石板竟然全都是容陽石。

        此石乃是時間至陽之物的一種,自然對幽魂傷害極大。

        廳內面積不小,但卻十分空曠,除了房間正中處有一座半人高的石臺之外,就再無他物。

        韓立走上前去,朝石臺上看了過去。

        只見方形的石臺之上,鐫刻滿了各式復雜的紋路,一直延伸到了地面上的容陽石地板上,在其正中陷下去一個圓形凹槽,里面盛放著一個白色的圓形石盤。

        石盤傾斜著放置,邊緣四周銘刻著一道道刻痕,上面標注著子丑寅卯等十二個時辰,正中則豎著一根半尺來長的黑色鐵針,竟赫然是一個日晷。

        韓立雙目之中藍光一閃,朝著日晷之上查看了過去,但見其上隱約有幽光流動,如月下清泉一般,蕩著銀光漣漪。

        看了片刻,見瞧不出什么古怪,他便手掌一抬,朝著日晷摸了上去。

        結果他的手才剛探入凹槽,還沒觸碰到石盤,便徒生變故!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