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個巧合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個巧合

  黑膚大漢嘴里一邊說著,一邊手腳并用地著朝后方倒退著爬去。

  他們三人不過是筑基后期修士,雖然看不出韓立修為深淺,但見其從天而降的氣勢,也知道肯定是動一動手指就能碾死自己的前輩高人了,哪里還敢留在此處。

  “站住,你們是什么人?”韓立見狀,眉頭微微一蹙,冷聲問道。

  “小的……小的們是來自花陽城的三名散修,不知前輩在此,否則萬萬不敢來到此處。”三人聞言,身子皆是一僵,那褐衣青年鼓起勇氣答道。

  “你們可知道這沉沙城出了什么事情,怎么會變成這般模樣?”韓立又問道。

  “前輩,您不知道……難道您不是本地哪家仙門的,而是來自于海外?”聽聞此言,那名褐衣青年愣了一愣,才緩緩抬起頭,看向了韓立,有些疑惑的問道。

  “海外修士……”韓立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

  對于這些生活在孤島之上,可能一輩子都在云湖島這一小塊區域打轉的低階修士來說,自然以為自己所處的地方就是整片大陸,而島外的修士,可不就是海外修士么?

  “廢話少說。告訴我,這里究發生了何事,又為什么會被屠城?”韓立冷哼一聲,厲聲問道。

  “回稟前輩,聽說是云遮湖里住著的那頭長蛇妖獸又出湖覓食了,將這城里的人全都吃了個干凈。”褐衣青年連忙說道。

  “哦,此獸長何模樣,你可曾親眼見過?”韓立聞言眉頭一挑的問道。

  “前輩,這……這晚輩哪敢見過……若真見過了,現在也肯定已經是那妖獸的腹中餐了。不過據說,此獸在此修煉了不知多少萬年,且身形巨大無比,與城外的土山梁子幾乎相當,嘴里的芯子吐出來都得有幾百來丈長,至于其腹中的毒液那可就……”褐衣青年將自己聽說的傳聞,一股腦地說了出來。

  “對對……那妖獸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來鬧騰一次,每次都會吃掉整整一座城池的人,才肯罷休……”黑膚漢子也緩過神來,補充說道。

  “是不是每隔十年才會出來一次,每一次只會活動七日,之后便會銷聲匿跡,十年之內都不再出現?”韓立心中一動,如此問道。

  “原來前輩您已經聽過那些傳言了?”黑膚漢子小心看了韓立一眼,有些意外道。

  韓立聞聽此言,心中微微一沉。

  這些人口中的長蛇妖仙,多半就是那頭真仙境中期的蜃元獸了,他一路緊趕慢趕,結果還是晚了一步。

  事實上,他在趕來的路上,就一直覺得很奇怪。

  按照常理來說,一般島嶼都是越靠近中央的淡水湖,城鎮的規模就應該越大,其中所聚集的人口也就應該相應的更多,可這云湖島上的情況卻正好相反。

  在島嶼邊緣臨近海洋的海岸地帶,一座座雄偉城池相互毗連,幾乎將整個島嶼圍了起來,可越往島嶼中心去,城鎮的分布就變得逐漸稀疏起來,所處的地形區域也都得隱蔽起來。

  這沉沙城雖距離云遮湖尚有數十萬里,卻已經是整個云湖島西部最靠近該湖的城池了。

  現在想來,多半就是因為蜃元獸的關系,才導致人們將城池越遷移得離島嶼中心越來越遠,造成了當下這種格局。

  “此獸如此為禍蒼生,就沒人為民除害嗎?”韓立一念及此,又問道。

  “稟前輩,據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仙人受附近的幾個宗門所托,準備出手除此妖獸,結果那仙人與此獸大戰了三天三夜,最終重傷敗退了。而那些涉及此事的宗門,則都被那妖獸數日間滅宗,從此便沒人敢管了……”褐衣青年恭敬的說道。

  “話說回來,你們幾個來此做什么?”韓立看了三人一眼,淡淡的問道。

  一直跪在地上就沒起來過的三人,面面相覷,支吾著不肯說出原委。

  “怎么,有何不能說的嗎?”韓立面色一沉。

  “回稟前輩,我們……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正是落沙宗總壇所在,此宗是附近方圓萬里內最大的一個宗門……我們三人是想趁著其他人還沒到,先……”褐衣青年渾身一抖,冷汗淋漓的解釋道。

  “先發一筆死人財?”見其支吾了半天也沒說出來,韓立補充道。

  “前輩,我們也是剛來此處,根本什么都還沒有找到,不信您可以查看我的儲物袋。”說罷,褐衣青年立即將自己的儲物袋拿了出來,高高舉起。

  黑膚大漢和中年美婦見狀,也連忙照做。

  韓立只是神識略微一掃,就知道他們沒有撒謊,這三人的儲物袋中所有物件兒加起來,甚至連五顆中品靈石都抵不上。

  對于他們的行為,韓立其實并不覺得反感,身處底層的修士,特別是沒有宗門依附的散修,修行之途走得尤為艱辛,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的神識微動,又將這落沙宗遺址仔細探查了一番,眉頭卻不禁皺了起來。

  這個宗門說起來規模并不算小,但不知是不是被毀壞得太過徹底,門內遺留的法寶器物,竟然少得可憐,品階就更加不堪入目了。

  “東邊的那片廢墟下還有些東西,你們自己去挖出來,拿到后立刻離開這里。”韓立拋下這一句話后,身形長掠而起,朝著沉沙城東部飛掠而去。

  對于此處殘留的法寶器物,他如今自然是完全看不上眼,倒不如留給這幾人,也算是告訴自己這些信息的報酬,或許可成為他們修煉路上的不小助力吧。

  那三人聞言,頓時呆在了原地,彼此看去,眼中滿是驚疑之色,一時間竟然忘了起身,等到反應過來時,卻已經看不到韓立的蹤影了。

  他們朝著韓立離去的方向,誠心叩謝后,連忙站起身來,跑到那片廢墟,飛快挖掘起來。

  卻說韓立飛至沉沙城東部以后,卻并未直接離去,而是在城東挑了一座相對完整的宅院,飛身落了下去。

  這家宅院原來應該至少有三進院房,看起來應該也是個頗為殷實的世俗之家,只是現在卻已經家破人亡了。

  韓立來到院內之后,隨手布下了一些簡單禁制,便轉身走入了主屋的正堂之內。

  他隨手點亮屋內的一盞油燈后,就在桌椅旁坐了下來。

  其手腕略一翻轉,掌心中便多出來一張青色的牛頭面具,直接戴在了臉上。

  伴隨著一陣吟誦之聲響起,一張青的巨大光影陣盤,就浮現在了他的前方。

  來此之前,為了趕路,他并未提前搜尋過太多關于蜃元獸的消息,本想著到了沉沙城中再找個較大點的宗門詢問點消息出來,卻沒想到等到了這里,會是這番景象。

  雖說已經錯過了蜃元獸這一次的外出時機,他卻并沒有就此返回宗門的打算,而是想著再找找看有沒有別的什么方法可以完成這次任務。

  不過,宗門給的任務情報實在太過簡略,他自己對蜃元獸也了解有限,褐衣青年幾人所提供的情報大都只是傳聞,根本沒有什么可靠性。

  他思來想去,便打算試試能否通過無常盟來打探些關于此獸的消息。

  自己先前發布的探查那枚巨蛋和羽毛來源的任務仍舊掛在那里,至今仍舊無人識得。

  他搖了搖頭,搜尋了一番過后,眼睛微微一亮。

  盟內還真有一條相關的任務,且似乎已發布了不下千年了:

  “擊殺一頭盤踞某處的真仙境蜃元獸,報酬:仙元石三十枚。”

  韓立見此,微微一愣,竟有如此湊巧之事?

  蜃元獸雖然并不罕見,但修為達到真仙境的恐怕并不多見,對方要殺的莫非就是自己的目標不成?

  他面帶沉吟之色的虛空一指,通過面具與發布此任務的人聯系起來。

  過了約莫一刻鐘的工夫,青光陣盤上忽然波動一起,緊接著便有一道青光從中噴薄而出,在韓立的身前凝聚成了一個頭戴鹿首面具的青色人影。

  “道友可是對在下發布的任務感興趣?”那人出現之后,如此問道。

  “不錯,在下對閣下發布的蜃元獸任務有些興趣,不知此獸身居何處,可有關于此獸的詳細信息?”韓立點了點頭,如此問道。

  “道友既然有心,在下自然不會隱瞞。此獸位于古云大陸東部海域,一處叫云湖島上的地方。其體內存有上古真靈蜃龍的血脈,故而善于變化,尤善化為人形……”青光人影目中似隱約閃過一絲喜色,連忙答道。

  “此獸怕是不好對付吧,否則閣下的任務也不至于發布如此久還沒人完成了。”韓立心中一動,目光微微閃動的問道。

  “這……此獸數萬年前便已有真仙境中期修為,且生性狡猾,確實不易對付……”青光人影微微一滯,如此說道。

  “真仙境中期的話……三十枚仙元石,可是少了點啊……”韓立淡淡的說道。

  “道友……實不相瞞,在下如今只能拿出這么多仙元石了……不過此獸身上蛻下的靈殼,可是煉制寶甲的絕佳靈材,閣下若能夠誅殺此獠……”青光人影有些著急的說道。

  “好吧。”韓立略一沉吟,如此說道。

  “道友的意思……是接下此任務了?”青光人影似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問道。

  “在下可不敢保證必定能完成任務,姑且一試吧。”韓立不置可否的說道。

  “這……這太好了。那在下就在此,恭候道友佳音了!”青光人影當即大喜道。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