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揍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揍

        “小子,將《大五行幻世訣》功法拓印一份給我。放心,我和彌羅老祖那老禿驢是朋友,不會讓你這后輩吃虧的,這是我當年從一處太古遺跡偶得的《五雷正法真經》,乃是這一界的諸天雷法總綱,蘊含無上雷道法則,并不比你的《大五行幻世訣》差多少。”黑天魔祖轉身看向韓立,翻手取出一枚紫色玉簡,扔了過去。

        韓立面色,伸手接住了玉簡,心中卻在急思對策。

        這黑天魔祖瘋瘋癲癲,喜怒無常,不能以常理揣度,如今又似已相信了奇摩子的話,需得謹言慎行。

        一個弄不好,反而會惹的對方更加不快。

        “石前輩,莫要相信此人,這奇摩子乃是天庭一方之人,而且還身為仙獄之主,他剛剛的話八成都是虛假的,是想將您騙去天庭,讓天庭諸天道祖,甚至是時間道祖對付于您。在下和韓道友都為輪回殿之人,我們才是自己人。”韓立還未說話,一旁人群中的蛟三突然走出,臉上紅光閃爍,現出輪回殿面具,直接說道。

        “時間道祖……古或今!”黑天魔祖身體顫抖了一下,意外的沒有發狂,臉上狂亂之色反而稍減,似乎恢復了一點理智。

        “我是天庭之人?簡直是笑話,石前輩見多識廣,我是什么人,他老人家難道看不出來?你們輪回殿的人阻止我去營救金鈴夫人和石公子,居心何在?”奇摩子似乎早料到會有人如此說,神情并未有絲毫慌張,冷笑了一聲道。

        “從修煉的功法上來看,倒是真言門的《斷時流火集》,并非天庭功法。”黑天魔祖看了奇摩子一眼,似在自言自語道。

        “石道友明鑒。”奇摩子立刻說道,沒有給蛟三和韓立任何插嘴的機會。

        同時他抬手一揮,身前憑空多出三具干枯尸體,正是鷹鼻妖魔三人。

        “石道友,這蒼山五魔當年是您的手下,后來卻忘主背叛,害得您被囚禁于此。我殺了他們三個,剩下的兩個也已經死在五行湮空大陣中,您也可以出一口惡氣了。”奇摩子向黑天魔祖邀功般的說道。

        “哼!忘恩負義之徒,當年老夫待你們五個情同手足,想不到你們竟然在最關鍵的時候背叛于老夫!該死!”黑天魔祖看到三魔尸體,勃然大怒,凌空一抓而出,掌心黑光一閃。

        三魔尸體猛地爆裂而開,化為三股灰塵飄散,被其徹底挫骨揚灰。

        韓立和蛟三眼見奇摩子如此討好黑天魔祖,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是大急,但是他們對黑天魔祖并不了解,想要拉攏也沒有辦法。

        “趕緊將《大五行幻世訣》功法給老夫,你們剛剛的冒犯,老夫還可以當做沒發生。”黑天魔祖毀掉三魔尸體,面上怒火發泄了不少,轉身看向韓立。

        “既然前輩想要在下的功法,我豈會不給,只是在下的《大五行幻世訣》并沒有學全,師尊只傳授了我前半部的功法,恐怕給了前輩也沒用。”韓立心中念頭轉動,開口說道。

        “什么,沒學全?”黑天魔祖聽了這話,眉頭大蹙,面色大為不快。

        “前輩不必擔心,我雖然沒學全《大五行幻世訣》,但是知道何處有全本功法。真言門如今已經被天庭覆滅,師尊為了防止本門功法失傳,將門內高深功法典籍封印在了一處地方。只不過那地方有些特別,想要進入需得一件厲害時間仙器相助。晚輩此次來太歲仙府,其實正是為了拿到這歲月神燈,前去取下半部功法。石前輩若是信得過在下,還請將此燈借給我一用,在下保證在十年內取來全本的《大五行幻世訣》,助您解救妻兒。前輩若是不放心,也可以和在下同行。”韓立恭敬的說道,語速也是飛快,不給奇摩子插話的機會。

        奇摩子聽聞韓立此話,暗罵韓立狡猾,竟然利用他前面的說辭,反戈一擊。

        而黑天魔祖聽了韓立此言,面色明顯緩和了不少。

        “韓立,當年我親眼看到師尊將完整的《大五行幻世訣》傳授給了你,在石道友面前,你竟然敢撒謊!石道友,這人性格狡詐,莫要相信于他,《大五行幻世訣》的功法就在他儲物法器或者記憶里,一查便知。”奇摩子看到黑天魔祖神情,頓感不妙,立刻斥道。

        “奇摩子道友要查我的儲物法器,隨時拿去,不過奇摩子道友,你的儲物法器,敢不敢也拿出來讓石前輩看一下,我相信里面肯定有能證明你身份的東西。”韓立聽了此話,不怒反喜,當即取下身上的儲物法器說道。

        奇摩子一愣,隨即暗暗后悔一時考慮不周,提及儲物法器,讓韓立順勢抓住了這個弱點。

        他的儲物法器內,可是有著不少天庭之物,甚至仙獄之主的身份令牌就在其中。

        但是此刻示弱,之前的努力就前功盡棄了。

        “哼!有何不敢的,不過既然要查,在場所有人都要查一遍,免得有些包藏禍心之人渾水摸魚。”奇摩子冷哼一聲說道,取下手上的儲物戒指,言語間隱隱有將水攪渾之意。

        他身上有兩件儲物法器,這個儲物戒指內只有一些戰斗用的應急之物,仙獄之主令牌等重要物品都放在另一個儲物法器內。

        那個儲物法器藏得隱秘,韓立未必能發現。

        而黑天魔祖腦子本就糊里糊涂,聽二人夾七夾八的爭論,頓時大感不耐,正要呵斥二人。

        就在此刻,他豁然轉身望向外面。

        “什么人在外面鬼鬼祟祟的,給老夫滾出來!”黑天魔神冷哼一聲,抬手虛空一抓。

        下方擎天巨峰的半山腰處,天地元氣崩塌般匯聚,瞬間形成一只遮天蔽日的黑色巨掌,朝著某處虛空閃電般一抓。

        那處虛空“砰”的一聲碎裂,一個金燦燦人影踉蹌現身而出,正是曲鱗,被那只黑色巨掌抓個正著。

        不等他試圖掙扎,黑色巨掌一晃之下,憑空在原地消失無蹤。

        歲月殿內虛空一個波動,縮小了許多的黑色巨掌浮現而出,將韓立等人嚇了一跳。

        黑色巨掌隨即飄散而開,曲鱗掉了下來。

        “是你這只小蟲子呀!嘿嘿,好久沒揍人了,正手癢得緊,想不到你竟然送上門來。”黑天魔祖看到曲鱗,轉怒為喜,身形一晃消失。

        曲鱗前方虛空一個波動,黑天魔祖憑空浮現而出,一拳朝著曲鱗砸下。

        眼見此景,曲鱗面露驚恐之色,大喝一聲,身上金色光芒閃過,瞬間化為噬金蟲本體,一只十幾丈大小的巨型金色甲蟲。

        兩只鋒利前爪猛地一揮,一道道金色晶光飛射而出,交織成一片密集金影,斬在黑天魔祖身上。

        黑天魔祖并沒有躲閃,任由無數金色晶光劈中,他的身體突然變成幻影了一般,那無數金色晶光斬在他身上,立刻穿透而過,沒能對其造成絲毫影響。

        而黑天魔祖的動作沒有任何變化,仍舊一拳砸下,打在金色巨蟲頭上。

        “砰”的一聲巨響!

        黑色拳頭此刻卻突然又變成了實體,一拳將金色巨蟲打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附近大殿墻壁上,發出一聲巨大悶響。

        歲月殿的墻壁是用特殊材料建造而成,雖然沒有禁制加固,仍舊很難被破壞。

        通天劍派等人恰好站在這里,道胤真人還未蘇醒過來,雷玉策等人眼見此景,急忙帶著道胤真人朝著旁邊躲閃而開。

        金色巨蟲撞上墻壁后,掉落在地上,目光迷亂,似乎被打蒙了腦子。

        它堅硬無比的甲殼上赫然被打出一個淺淺的拳印,卻沒有裂開。

        “嘖嘖,外殼又堅固了不少,好好讓老夫松松筋骨!”黑天魔祖身影鬼魅般在金色巨蟲身旁再次浮現而出,又是一拳轟出。

        金色巨蟲體表金光再次一閃,龐大身軀驟然縮小無數倍,化為拳頭大小的金色小蟲,嗖的一聲,振翅朝著前方射去,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還想跑!”前方人影一花,黑天魔祖身影不知怎么到了前面,黑色拳頭也如電而至,打在金色小蟲身上。

        “砰”的一聲,金色小蟲再次被打飛了出去,撞在另一面墻壁上,發出一聲巨響。

        而且金色小蟲體表金光被打散了近半,縮小的體型再次恢復了之前的大小。

        “哈哈,痛快,痛快!好久沒這么痛快了!”黑天魔祖點頭說道,身影一個模糊再次消失,下一刻出現在金色甲蟲身旁,再次一拳將其擊飛。

        金色甲蟲再次撞在一處墻壁上,跌落下來。

        它這次被攻擊的地方是身體,腦袋沒有被打蒙,一落在地上,立刻五體投地的匍匐下來。

        “石前輩,石大人,在下知錯了,在下不該在外面窺視于您,還請高抬貴手,饒過我這次!”金色甲蟲沒有試圖逃跑,開口求饒道。

        “不行,老夫還沒過癮呢,亂叫什么!”黑天魔祖冷哼一聲,身影再次鬼魅般出現在金色甲蟲身旁,又一次將其一腳踢飛。

        他剛剛被韓立和奇摩子二人弄得很是心煩,但韓立二人說的又是事關妻兒的大事,只能忍耐,但心中早已窩火,曲鱗不知好歹送上門來,他自然正好發泄一下。

        就這樣,金色甲蟲成了一個貨真價實的沙包,被黑天魔祖舉手投足間打得飛來飛去。

        黑天魔祖沒有使用法則攻擊,只用純粹動用了肉身之力,對著曲鱗拳打腳踢,曲鱗肉身堅不可摧,倒是真沒有受什么傷,但身軀在大殿殘垣內來回飛馳,劃出一道道金影,所過之處,必然出現一個個大坑。

        一時間,整個第七層雞飛狗跳,亂石飛濺,慘叫聲和轟鳴聲此起彼伏!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