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唐土萬里在線閱讀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龜茲良家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 龜茲良家子

        “沈郎,這是又拐了咱龜茲的好兒郎去火燒城呢!”

        看著沈光又忽悠了下榻驛站的驛長送了兩個兒子并七個族中年輕子弟前往火燒城,白阿俏忍不住笑道。

        自從離開了白驛長那兒后,沈光就像是開了竅一樣,沒到一處驛站,必定和那些驛長攀談,靠著他的名聲招攬這些擔任驛長的本地大戶舍出自家的優秀子弟去火燒城為他效力。

        “這怎么是拐呢,他們留在家里也是蹉跎歲月,浪費青春,某這是給了他們個前程,總好過他們無所事事,在這兒當紈绔子弟。”

        沈光振振有詞地說道,這些自帶干糧的本地良家子可全都是精通馬術的騎士,只要好生訓練那就是只上好的騎兵隊伍。

        安西都護府受限于朝廷規矩,沒法征募這些良家子,他可是沒那么多忌諱,更何況高仙芝可是打算等李仙客走后,把龜茲鎮的行客營編制給他,到時候要是正好高仙芝掛帥出征小勃律,他那兩營行客營豈不是正好可以擴編,眼下就算人數超編又怎么樣,反正在火燒城又沒人管得到。

        再說焉耆鎮那邊,李嗣業和來瑱可都是自己人!

        “沈郎說得是,咱白氏也有的是好兒郎,沈郎可不能厚此薄彼。”

        白阿俏笑吟吟地說道,龜茲鎮太平了幾十年,王族自然也人丁興旺,只不過安西軍不收四鎮本地人氏從軍,就連她那位王叔都碰壁多年,白氏子弟里閑的只能當飛鷹走馬的紈绔子可是不少。

        “等日后咱們回延城,阿妮你挑選些白氏子弟來某這兒效力,某自不會虧待他們。”

        白駱駝的背上,沈光這般說道,他這話倒也是肺腑之言,歷史上安史之亂爆發后,高仙芝和封常清冤死在潼關后,安西都護府仍舊傾盡全力出兵回師大唐,剿滅安史叛軍,而白孝德更是征募了五千龜茲士兵,為大唐效死,最后這些人再也沒有回到家鄉。

        為了龜茲人的這份忠勇,沈光都覺得自己要給白氏子弟一份前程,總有一天他會讓長安那個朝廷,承認安西四鎮境內皆是唐人,什么城傍兵蕃軍,到最后他們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唐軍!

        “那就這樣說定了。”

        白阿俏開心地笑了起來,她如今坐在駱駝背上的騎鞍寬大無比,整個人坐著也沒有那么累,上面還用布幔做了遮陽擋,可比剛離開延城那會舒服得太多,這都是沈光為她做的,可是叫她歡喜得很。

        官道上,沈光他們隊伍身邊,自有被他忽悠來的驛站良家子相隨護衛,而等他們到了下一站休息時,有這些人做榜樣,那位驛長被沈光三言兩語就說動,就叫兩個幼子準備行囊,等沈光他們出發時,跟上了隊伍。

        一路往焉耆而去,等到離開龜茲鎮時,那沿途大大小小的驛站里,被沈光說動的良家子足有一百余人,到了后面還有聽聞消息自帶干糧追來的二十多騎。

        等過了鐵門關后,沈光自己寫的那份名冊上,他手下已然多了一百五十號龜茲騎士,當然這些人雖然自備弓馬刀槍,但是能有甲胄的不多。

        短時間里,沈光是沒法從都護府那里再購買明光甲了,于是他只能從別的地方打主意。

        到了員渠城時,沈光自是在城中修整兩天,畢竟他和手下牙兵們吃得消,白阿俏和史亞男可吃不消這長途跋涉的辛苦,尤其是史亞男,她沒有寬大的駱駝騎乘,一路上都是騎著那匹大青騾,也沒有喊苦喊累,一個人咬牙撐了下來,讓沈光對她頗為改觀。

        “沈郎君來了。”

        龍五的貨棧前,見到沈光的伙計滿臉熱情,這位可是自家主人千叮嚀萬囑咐要好好招呼的貴人,他哪里敢怠慢。

        將一行人迎入貨棧,自有下人連忙灑掃房間,為沈光他們準備吃食。

        “咱們在員渠城歇兩天再走,你若是想上街逛逛,自去便是。”

        沈光將裝了些金銀幣和銅錢的錢袋扔給史亞男道,這位阿史那氏的突厥女郎,最近這十幾天風塵撲面,人都曬黑了圈,不復初見時的白皙美艷,越發像個男人婆。

        白阿俏在不遠處瞧著,也沒說什么話,這段行程下來,這兇婆娘確實安分得很,也不和她頂嘴,她也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這幾日兩人也算是和解了。

        “多謝郎君。”

        接過錢袋,史亞男一禮后便去了廂房休息,她現在只想好好洗個澡,換身干凈衣服,不想讓沈光瞧著她這狼狽的模樣。

        ……

        龍五匆匆趕了回來,“見過郎君。”看見沈光時,龍五把姿態放得極低,當日王宮里面,他可是親眼看著這位郎君用嗩吶給那些大臣豪酋吹奏了那首索命曲后,自家那位堂兄狂性大發,將整個王宮殺得血流成河。

        如今城中雖然稱不上市面蕭條,可是比起以往入秋后的繁華景象,那是差了太多。

        促成國中如此大變的,便出自這位沈郎君的手筆,在這樣的人物面前,知道內情的龍五自然是戰戰兢兢的。

        “五郎這是做甚,某又不會吃人?”

        看著龍五站在邊上,顫顫巍巍的樣子,沈光忍不住笑道。

        龍五硬著頭皮笑道。“郎君說笑了,我覺得站著挺好。”在他心里,沈光可是比吃人的怪物還可怕,要不是他撩撥得堂兄起了殺心,焉耆鎮內豈會人頭滾滾,死了不下兩三萬人。

        “坐下說話。”

        既然好言好語說不通,沈光便只能冷厲地掃了眼龍五,然后只見這位就如同受驚般立馬跪坐下來,“郎君有何吩咐?”

        “你送去火燒城的糧食,這人情某記下了,以后若遇到難事,可來找某。”

        “郎君不必客氣,這是大王的吩咐,我不過是照辦罷了。”

        龍五不敢貪功,他當初雖然也有交好沈光的想法,可那五萬石糧食確實是大王下令,他才送去火燒城的。

        “雖是大王的意思,可辦這事情的終究是你,大王那兒,某自有后報,你也不必推辭。”

        聽著沈光的話,龍五心中的緊張總算消除了些,然后朝龍五詢問道,“某聽說大王也前往長安朝覲圣人去了。”

        “半月前,朝廷有旨意到了,允許大王前往長安朝覲圣人,大王便追白大王去了。”

        一國之主前往長安朝覲圣人,還是龜茲焉耆這樣的安西大國,長安那邊自然不會輕易允許,不過龍突騎施要獻國,請求朝廷仿龜茲故事,由都護府直管,哪怕朝中不少大臣并不希望這些屬國大王去長安城打秋風,也只能答應。

        因為這是大漲大唐臉面的事情,圣人又向來歡喜這等排場,沈光可以預見,白孝節和龍突騎施到了長安,那位圣人的回禮怕是不會輕。

        “大王這次朝覲,準備了多少禮物。”

        過往安西諸國朝覲派出的使團,大都只攜帶諸國的特產,不值多少錢,不過就沈光所知,那位白大王這回好像是鐵了心想辭去王位留居長安,這回前往長安時,差不多把王宮庫藏給翻了個底朝天。

        龍突騎施剛剛在國中大開殺戒,抄家滅族不知凡幾,估摸著也是富得流油,想必這回去長安城也不會寒酸。

        就在沈光思忖間,只聽龍五回答道,“大王這回帶了將近三百萬貫的金銀珠寶,打算獻給圣人,想求娶位公主。”

        沈光聞言一愣,他沒想到龍突騎施還真夠舍得的,焉耆多美玉珠寶,看起來這回他抄家滅族,所獲頗豐啊!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