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笑傲不群在線閱讀 - 第0241章 ?看你咋的

第0241章 ?看你咋的

        強大的生物鐘本能,讓令狐易沖只睡了兩刻鐘,就自動睜開了眼睛,一個翻身坐起,想出去和師兄弟們一起早課,一眼看到客房里的物事,才想到自己被放了長假,想了想,干脆盤坐在床上修煉混元功。

        一直到中午,才懶洋洋從床上爬了下來,隨便洗漱頭臉,也沒在客棧就餐,就出門滿大街亂逛。

        走了好幾條街,進了十幾家酒樓,可酒樓里不是商賈士子,就是街坊鄰居,一個江湖豪杰也沒有看到。

        令狐易沖心中不免有些喪氣,隨便在街邊找了家小店,要了份廉價的酒菜,慢慢吃喝起來。

        飯菜還沒吃完,就見旁邊桌子來了兩個漢子,也點飯菜,邊吃邊說話。

        “剛哥的傷怎樣?”

        “送到醫館處理了,醫師說,只要不化膿,這命就保住了。”

        “楠哥怎么說?還打嗎?”

        “不打了,最能打剛哥都被人打成這樣,還傷了幾十個兄弟,只好把南行街讓給他們黑衣幫了。”

        “哎,要是我們能靠上天河幫就好了,黃河上下,誰敢欺負我們。”

        令狐易沖邊吃邊留意旁邊兩人,聽他們談到天河幫,不由心里暗笑,孟小明師兄的天河幫,居然這么威風,等假期結束,可要去他那里好好喝上幾杯。

        “拉倒吧,多少人舔著臉去巴結,人家天河幫理都不理,去巴結一下神教,倒有可能。”

        “神教可危險吶!說不定什么時候,那些名門大派就殺了過來,賺這點錢,還不知有沒有命花呢?”

        令狐易沖心中一動,放慢吃飯速度,慢吞細嚼磨時間。

        等兩個大漢出了門,令狐易沖付了飯錢,遠遠跟著,一路向南走去。

        那兩人來到一條小街,小街里人來人往,店鋪林立,卻是東來西往的貨物集散地,只是距黃河碼頭還有一段距離,看來是碼頭貨物集散地的邊緣。

        那兩人匯入小街人群,很快就不見人影,令狐易沖也不在意,在街上閑逛,觀察街上行人和兩邊店鋪情況。

        此處行人與城內大街果然不同,令狐易沖多次見到懷內鼓鼓,內藏武器之人,更有人手持長條包裹,看那形狀,顯然是刀劍之類,看來這次找對地方了。

        令狐易沖想了想,找了家還算干凈的小客棧,開了間房,又回到原來內城居住的客棧,把房間退了,拎著小小的包裹,住進了那家名為‘如家’的小客棧。

        令狐易沖給自己編了個西安商行伙計的身份,來洛陽了解市場,加上出手大方,很是請人吃喝了幾頓,雖喝的都是劣酒,下酒之菜也不過是鹵豬頭而已,卻交了幾個朋友,從他們口中慢慢打聽這一塊街市的情況。

        大力是洛陽人,中等身材,他自小力氣比尋常人稍大一些,就有了大力的名字,也因此,長大后,很自然就在這南行街上扛包。

        難得有人請自己喝酒,大力喝得極為高興,對令狐易沖這個伙計是言無不盡。

        “不是我吹牛,沖哥,在這南行街,沒有誰比我更熟悉的了,你想要知道什么,盡管問。”

        大力二十歲,從小在南行街上混,小時候跟著老母親擺的針線攤子幫忙,長大了幫人扛包,一輩子離開南行街最遠的地方,就是到內城去看花燈。

        “聽說這街上換了個黑衣幫,做生意還安全嗎?不會經常有打打殺殺的事出現吧?”令狐易沖憂心忡忡道。

        大力左右看看,低聲道:“這事你不要怕,跟你們做生意的沒關系,不管是猛虎幫還是黑衣幫,他們來了,你只管交錢,記住收錢人的相貌姓名就行了。”

        “如當月又有人來收錢,你就告訴他,把錢給了誰誰誰,他們自己會解決。”

        “他們爭地盤,不會在這街面上打斗,這里可是錢盤子,打壞了誰也收不到錢,你就放心吧。”

        “你只要交了錢,就是街面上的三只手,也不敢到你店里出手,你發現了,下次交錢的時候,告訴收錢的,他們會幫你出頭。”

        令狐易沖給他斟了杯酒道:“怎么這么多幫派,哪個最厲害,靠上最厲害的,是不是就不用交錢了?”

        大力夾了塊大大的豬頭肉,猛嚼幾口,舔了下嘴唇邊的油水,滿意地把酒杯中的酒喝完,笑道:“沖哥,你可真敢想,黃河上下幾千里,誰不知天河幫勢力最大,要是能靠上天河幫,兄弟我也不去扛包了,就跟著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令狐易沖驚訝道:“天河幫這么厲害,我們投靠他,他也不收。”

        大力忙阻止道:“沖哥,小聲些,叫人聽了笑話。你是不知道,天河幫最少數千人,管著大黃河幾千里水路,還有沿途的碼頭、倉庫、搬運,人家不稀罕你去投靠。”

        “那,這里是天河幫管的嗎?”

        大力搖搖頭道:“不是,天河幫只管碼頭倉庫五十丈內的地方,其他的不管。要知道,像我們南行街這樣的小街,洛陽城可有幾十條,每一條都有幫派管著,只要不壞了規矩,天河幫懶得過問。”

        “哦!聽說還有神教,他們管什么?”令狐易沖道。

        “噓噓,小聲些,你還知道神教呀!他們都是些兇徒,不過他們主要是販鹽,跟我們沒什么關系。你可別沾上他們,否則被那些名門正派殺了,可就白死了,還落個壞名聲。”大力小聲道。

        “我告訴你呀,這洛陽城里,雖說名門正派的勢力強大,但還是有一些行當,是神教管的,像賭場、青樓……你可不要去沾惹這些。”

        令狐易沖就在這洛陽城的角落住了下來,每天出去閑逛,和幾個朋友吹牛打屁,看那些幫派打架爭地盤收保護費,也看金刀門這樣的洛陽豪門,威風凜凜騎在這些幫派頭上,隨意打罵。

        這一日,資訊堂弟子找到他,嵩山派組織五岳劍派高手,去山東與河南交界的地方圍剿魔教高手,讓他代替華山去。

        令狐易沖在洛陽已經呆煩了,收拾好包裹,與大力等幾個酒友告辭,往東行去。

        一路步行,沿著黃河向東,穿州過縣,爬山涉水,也沒見到個打劫的,手中長劍一直沒有開張。

        這一日,來到儀封,就見大道不時有江湖人士從南北匯聚而來,又往東而去,見有熱鬧可看,令狐易沖也興沖沖向東邊跟去。

        行了幾十里,就見道旁一個涼亭邊,站著數十人,男女皆有,涼亭里坐著兩個女子。

        一個身著青衣,頭戴個小斗笠,黑色紗巾垂下,擋住面容。

        另一個卻是異族打扮的青年女子,形容秀麗,眼波流動,頗有幾分妖嬈。

        令狐易沖放慢腳步,多看了兩眼,一個兇惡頭陀喝道:“兀那小子,看啥,快滾!”

        令狐易沖腳步一頓,停了下來,轉頭乜眼看去。

        呦呵!

        看我不順眼呀!這是要打架了!

        “看你咋的!”

        “混蛋!”

        頭陀大怒,抽出一把戒刀,罵罵咧咧抬步走來。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