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學魔養成系統在線閱讀 - 325 你,已經死了

325 你,已經死了

        李崢抓著一沓推薦信剛出會議室,就被陳鴻兵追上來了。

        現在的情況,難免有些古怪。

        好好的領導與下屬的關系,突然多了些沆瀣一氣、狼狽為奸的味道。

        陳鴻兵勾著李崢的肩很快找到了一個清靜的角落,抿嘴審視著李崢道:“好小子啊,還挺有文采的……”

        “什么文采?”李崢一臉懵逼,握著推薦信道,“我倒是覺得您推薦信寫的很大氣。”

        “唉唉,不一樣,我說的是女同志比較吃的那一套文采。”

        “文藝?”

        “差不多吧。”

        “啊,這個是,我就不謙虛了。”李崢抿嘴道,“不過是多讀了幾本書罷了。”

        陳鴻兵卻擺手笑道:“可你這個實戰,明顯跟不上啊,瞧給靜靜氣的,悶聲不響兒地就回工位了,慶功會都沒來。”

        “那是個意外……”

        “這我就得說你了。”陳鴻兵眉色一皺,“作為男人,把控不住的事你就要歸為意外么?作為航天人,出了事情不該先檢討自己么?”

        李崢想想也對,隨即挺胸抬頭。

        “主任說的是!”

        “唉,有這個態度就對了,不用這么嚴肅。”陳鴻兵拍著李崢道,“有一點你別怪我倚老賣老,無論是作為男人,還是航天人,我的經驗都還是比你豐富一些的。”

        “那是當然。”

        “所以……你現在跟靜靜的情況,我其實也是有處理經驗的。”陳鴻兵像是指揮作戰一樣揮臂比劃起來,“處理男女關系的時候,首先記住一個準則——女人只要生氣,那一定就是男人錯了,有的沒的,先認錯。”

        “嗯?”李崢的面色逐漸凝重,“我錯了?錯哪兒了?”

        “對!”陳鴻兵瞪眼道,“這就是女人的下一個問題,她會問你錯哪兒了,所以千萬要深思熟慮,總結好再去認錯,免得被將軍。實在想不出,就說‘錯在讓我的寶貝兒生氣了’,相信我,這招屢試不爽。”

        李崢感覺,這樣的行事風格,好像似曾相識。

        怪不得第一眼看陳鴻兵就有種父性在里面……

        “等等,主任……我有點繞不過來……”李崢瞇眼抬手,用他的邏輯思維想了一會兒,終于發現了盲點,“女人生氣可以有很多理由,也許是沒吃飽,也許是吃撐了,也許是偶像結婚了,也許是偶像出軌了……具體到林逾靜,她生氣的原因應該是電視臺導播切屏切慢了,這關我毛事?”

        “哎呀你管她呢,認錯就對了。”

        “可這樣……后面的過程會非常不利的……”

        “那你也得先有后面啊。信我就對了,過來人。”陳鴻兵重重點了點頭,忽又挑眉搓手,“你看,我給出這么重要的指導,你能不能也幫我個小忙。”

        “請說……”

        “就是,文采方面……”陳鴻兵點了點李崢手里的推薦信,“你能不能再費費心,把你跟靜靜說的那些話,再寫它個一篇出來,給我改改。”

        “!!”李崢滿面驚紅,“你聽到了?”

        “路過,正好路過。”陳鴻兵呵呵笑道,“雖然我個人覺得太虛浮了,但架不住女同志就吃這套啊,我們互相交換一下優勢技術,共贏嘛。”

        “啊,嗯……”李崢揉著下巴道,“我確實還有兩篇備選,誰知道剛上一個她就頂不住了。”

        “好啊,這個好啊!”陳鴻兵大喜,“不愧是搞航天的,考慮的太妥了,快快快……”

        “就在手機里,我直接發吧。”李崢這便拿起手機將文稿發送,但嘴上還是勸道,“不過我個人覺得,您還是做自己比較好,否則,這些語言就是騙術了。”

        “話是這么說……”陳鴻兵無奈道,“可你這招就是好用啊……”

        “可能只對我好用,因為我真的就是這么想的。”李崢收好手機說道,“這些話也許只有我說才有價值,放在其他人嘴里都是花言巧語。”

        “所以我得改改……”陳鴻兵拍著李崢道,“行了,快去哄吧,就在靠窗工位。”

        “您也請務必斟酌。”李崢走出兩步,不忘回頭道,“改編也要真誠,戲說也要貼切。”

        陳鴻兵沒說話,只低頭看著手機,默然不語。

        ……

        窗臺邊的工位上,林逾靜正趴桌望天,其心情也處于不可測狀態。

        李崢負手走去,不敢說不怒自威,至少是沒有半分卑微的。

        無論是李毅還是陳鴻兵,都用自己幾十年的生命證明,按照他們的路子走,只會成為下位者。

        而李崢,是要成為家中的王的。

        但很明顯。

        王,只有一個。

        而且現在的李崢,與其說王。

        不如說亡。

        回溯往昔,崢靜兩國,為了踩在對方臉上建立主從關系,可謂是紛爭不斷。

        而今日,崢國頂不住了,主動求和體。

        這相當于自斷雙臂,授人以柄。

        再者,林逾靜進入了生悶氣的狀態,似乎是要哄的。

        而哄,尤其是按照陳鴻兵的方法去哄,相當于稱臣納貢,主動請求成為附庸。

        荒謬至極。

        友善,不是妥協。

        合體,絕非投降。

        當李崢拉過椅子,坐在林逾靜身旁的時候。

        從窗戶玻璃上有限的反光中,清晰地看到林逾靜嘴角微揚,露出一抹邪笑。

        果然!

        靜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戰爭,并未結束。

        咚!

        林逾靜忽然跺了下腳:“生氣,你欺負人。”

        哈。

        狐貍尾巴這就露出來了。

        “不,你不生氣。”李崢沉沉開口。

        “生氣。”

        “不生氣。”

        “!!!”林逾靜抓頭起身,獰臉瞪向李崢,“剛才不生氣,現在生氣了。”

        看著這個真摯的猙獰,李崢有些慌亂了:“等等……我們要講邏輯,不能臨場變臉啊。”

        “那你說怎么辦吧?”林逾靜翹起了二郎腿,瞇著眼,頗為期待地望向李崢,“大家都看見你欺負我了,這可得好好補償。”

        “呵,不補償又如何?”

        “如何?”林逾靜使勁比劃起來,“不補償我就……我就……我就不讓你拉手。”

        “那就不拉。”

        “!!!”

        “看清楚。”李崢指著自己的臉道,“摸著自信的良心,告訴我,你完全沒有被我這張臉吸引到。”

        “?!?!”林逾靜立刻就捂住心口,“我完全沒有被你這張臉……臉……臉……唔……”

        她放棄了。

        抱頭放棄了。

        這一次,李崢翹起了二郎腿,瞇著眼回望過去。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我有多想拉你的手。”

        “你就有多想拉我的手。”

        “我吸的多用力。”

        “你就有多酸爽。”

        林逾靜連忙擺手:“沒有,這個真的沒有。”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李崢哼笑道,“借題發揮逼我低三下四,這是張小可才會干出的賴犬行徑,不要把自己降到那個水平。”

        李崢說著,突然一個探身,托起了林逾靜的下巴。

        “畢竟,你是我喜歡上的人。”

        “………………”林逾靜大腦再次突然性短路。

        進入了呆傻流口水狀態。

        阿巴阿巴阿巴。

        不得不說。

        雖然林逾靜企圖走賴犬行徑。

        可李崢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這種突如其來的帥逼發蘇行為,是在利用女性的天然弱點,絕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博弈。

        但李崢的賴皮之處正在于,他只是正常表達觀點罷了,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這種行為有多卑鄙。

        畢竟,承受這張帥臉的人是林逾靜,而不是他自己。

        確認林逾靜沒有反抗后,李崢才柔聲道:“所以,我希望我們之間不要發生這種‘生氣→哄’的無聊循環,克制、優雅地將這段關系進行下去。”

        阿巴阿巴……

        “不說話就是答應了。”

        阿巴阿巴……

        “口水已經流到我手上了。”

        “唔!”林逾靜突然驚醒,光速捂嘴扭身,“能不能不要總是突然這樣……”

        “這不是男女朋友之間經常發生的事么。”李崢收回手,也不舍得擦,就這么晾著說著,“既然禁止用‘生氣→哄’的招式,我們之間現在沒問題了,對吧?”

        “什么招式?什么沒問題?”

        “喂喂喂,說話不算話就太沒勁了。”

        “可我根本沒聽啊。”

        “毛,你全聽到了。”李崢高高抬手,“這些口水就是最好的見證。”

        “…………”林逾靜再次抓了抓頭,“好了好了……那就先這樣吧……”

        “那現在可以拉手了么?”李崢小心地廓著右手心,象征性伸出左手“來這么久,還沒去過發射塔架呢,就當第三次約會了?”

        “第四次。”

        “不要挑戰我的記憶力。”李崢笑著熟絡起來,“第一次是去看流浪星球,第二次是暑假來文海,下面是第三次。”

        “……”林逾靜的心情終于緩和了一些,“正好我也想去塔架看看……”

        “那快走,再等天就黑了。”李崢就此起身,伸出了沒有口水的那只手。

        林逾靜瞇眼尋思片刻,冷笑道:“拉手可以,但既然你禁了我一招,我也要禁你一招。”

        “呵。”李崢再次落座,“就知道你不會這么算了,說吧。”

        林逾靜當即抬手:“不許趁著肢體接觸和說肉麻話的時候欺負我。”

        “具體什么叫欺負?”

        “就是……趁機讓我答應平常不可能答應的事情。”

        “像剛剛那樣?”

        “嗯。”

        “好,就互禁一招吧。”李崢說著又要起身。

        “還沒完。”林逾靜搖頭道,“可以想像,今后這樣的互相禁招只會越來越多,最后的結果你能想像么?”

        “嗯……”李崢認真思索起來。

        假如把男人和女人之間,那些不太合理,不太公平的相處技巧都給禁了……

        似乎……有些不妙啊……

        “想像一個簡單場景。”林逾靜在旁邊比劃道,“比如晚上約會出去吃飯,我想吃烤魚,你想吃炸雞,然后會發生怎樣的事?”

        “我們試試看……”李崢嗽了嗽嗓子道,“燒烤中含有大量的多環芳烴,這是最具風險的致癌化合物,可以說是非常不健康的選項了。”

        “唔!謬論。”林逾靜想也不想說道,“東北地區是我國食用燒烤頻率最高的地區,東三省的平均壽命是高于全國平均線的,燒烤對人類的健康并不會造成你所說的那樣的影響。恰恰相反,油炸食品由于其過高的熱量,更容易導致一系列慢性疾病。”

        “一次無妨,只要保持適當的頻率,油脂是對身體所需熱量很好的補充。”李崢反駁道,“不妨先放下健康角度,從人生體驗上來說,烤魚這種重口味的飲食只會導致味覺興奮的閾值越來越高,飲食上更加追求辛辣,最終反而會導致食欲的崩潰。相對而言,炸雞更加克制,我們有必要將自己的飲食口味控制在一個健康的范圍內,這樣才能享受長久的快樂。”

        “我同意你的看法,所以我們可以選擇相對清爽的豆豉烤魚。”

        “這招不錯,但豆豉可并不清爽,我倒是更建議吃不沾醬的麥樂雞塊。”

        “那我們不妨再換個角度——我們的飲食選擇最終是會作用到餐飲與原料市場的,從環保的角度來考慮,魚類養殖……”

        “別說了,別說了!”李崢苦著臉抬手,“我錯了,再也不弄禁招了……你還是直接跺腳生氣吧,走走走我們去吃烤魚去……”

        “我也有責任……”林逾靜也苦兮兮地低下頭,“仔細想想,禁招只是表象,導致事情那么發展的原因……應該還是誰在上面這件事……”

        “是啊……”李崢嘆道,“只要戰爭繼續……這種事就停不下來……”

        “那不如……”林逾靜試探性探頭,“輪流?”

        “哦?”李崢眼兒一瞪。

        輪流做上位者!

        你爽一天我爽一天!

        妙啊!

        “我提的,我先體驗。”林逾靜咯咯一笑,張圓了嘴叫囂下令,“快,快哄人家!”

        “不行,這樣有違公平。”李崢想了想說道,“我們還是遵循傳統,以學力來定論吧,你稍等,我找周成龍要一份筆試題去。”

        “不行!!!”林逾靜這就慌了,抓著李崢的胳膊到,“不能找一個人明顯優勢的領域,要能力考試不要做題考試。”

        “那你說怎么辦么……”

        “嗯……”林逾靜嘟臉沉思片刻,靈感突然迸發,一抬手說道,“找獨立第三方出題,出一個我們都同意的領域。”

        “同意。”李崢微微一笑,立刻就應了。

        林逾靜。

        你,已經死了。

        我學魔道橫跨六道,統一八荒。

        今天你航天敵不過我,明天你海運也沒戲。

        抱歉。

        當你選擇學力的那一刻,也就選擇了死亡。

        你,下位者·一家之娣·李林氏·林獻帝·小媳婦·林逾靜,已經輸了。

        我,上位者·一家之主·李門之光·欺凌者·大丈夫·李崢,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了。

        想著將來林逾靜卑躬屈膝,暖床疊被的樣子。

        還真是有點可愛吶!

        尤其是在床上跪安的樣子,賞心悅目,反正比趴睡什么的可愛多了。

娱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