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大神皇在線閱讀 - 299 生死自負

299 生死自負

        藍衣修士眼睛一瞇,果斷出拳迎了上去,都是金丹期修士,即便是拳腳對接,效果也相當驚人。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一團真氣碰撞的氣霧升騰而起,頃刻間將二人的身形掩蓋在其中。

        光幕籠罩之下,半天并無真氣透出來,大家都伸長了脖子,一眨不眨的看著下方,唯恐錯過一個精彩鏡頭。

        兩道身影快如閃電,在下方不斷變換著位置,轟隆隆的響聲不絕于耳,田英看的眼睛都直了,嘴角掛著口水都沒發覺。

        王寶玉對這種低層次的比試,提不起多大興趣,打量著四周的人群,至少有二百人,也就是說,二百塊中品靈石的入場費,被北冥宗收入囊中。

        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還不包括賭注的提成,那才是大頭。

        利用老子發財,多虧北冥宗能想得出來,王寶玉心里暗罵不止。粗略估計一下,其他宗門趕來北冥千島的修士,累積起來至少有幾十萬,各項費用加起來,那就是個天文數字。

        不用懷疑,王寶玉才是目前炙手可熱的最大賭注,五靈名赫赫,完爆所有大明星。

        “田英,你走了很多地方,了解北冥宗的情況嗎?”

        “啊!”

        “我在問你話呢?”

        “了解啊,十名化虛期修士,五十名元嬰期修士,金丹期修士不知道多少。”田英目不轉睛的看著下方,隨口回道。

        “那些化虛期修士都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反正北冥宗已經全部出動,就分散在這些島嶼上。”

        “走吧,沒什么好看的。”王寶玉拉了一把田英。

        “耶!紅衣修士要贏了,還是我猜的對。”田英渾然不覺,揮舞著小拳頭大叫。

        王寶玉低頭看去,果然發現藍衣修士被已經被打倒在地,而紅衣修士斗志昂揚,鐵拳如風,毫不憐憫的一拳拳錘擊在對手的胸膛之上。

        眼見藍衣修士的嘴角滲出血來,突然,他一聲大吼,猛然揮起一拳,正中紅衣修士的頭部。

        啊呀一聲慘叫,紅衣修士的頭顱竟然被打塌了,血水狂涌而出,搖搖晃晃的倒下,頃刻間死在了當場。

        場上發出一陣興奮的高呼,人性的劣根顯露無遺!

        “哦!還是你說的對!”田英耷拉著腦袋,認輸了。

        “失算啊,我怎么忘了,那人是斗武宗的,練得就是鋼筋鐵骨,我的十塊靈石啊!”旁邊一名修士押注輸了,不住唉聲嘆氣。

        比斗結束,藍衣修士獲勝,一名北冥宗的修士上場,丟給他一袋靈石,這人擦了擦嘴角的血,立刻欣喜的退了下去。

        為了這么點靈石,就要拼出一條性命,靈衍大陸的風氣,著實很成問題。

        “有沒有家屬在場?”北冥宗的修士高喊道。

        沒人答應,連喊三聲之后,那人拋出一道火球符,將那名死去的紅衣修士,化為了灰燼。

        新一輪押注再次開始,還有人要比斗,王寶玉想要離開,卻被田英拉住。既然花了靈石,即便不下注,那也得多看一場,否則白費一塊中品靈石。

        小家子氣!王寶玉微微搖頭,再度向比斗場看去。

        片刻之后,又有兩名修士登場,一名魁梧的中年漢子,高高壯壯,渾身都是肌肉塊,衣衫破爛,卻是金丹中期修為。

        另外一名身材矮小枯干,三角眼,賊溜溜,衣服松松垮垮,也是金丹中期的修為。

        “這次你賭哪個能贏啊?”王寶玉笑著問道,比賽規則不公平,他看出了端倪,有人要吃大虧。

        “不,那是我哥!”田英突然驚呼起來。

        “哪個?高的還是矮的?”

        “當然是高的,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天啊,哥哥一定是沒錢了,才參加了比斗。應該能贏吧!”田英焦急道。

        “贏不了。田英,快讓你哥哥離開,那人隱藏了修為,他是金丹后期。”王寶玉說道。

        “什么?!哥,快退場啊!”田英站起來揮著小瘦胳膊高呼。

        中年魁梧漢子,看見了臺上的妹妹,咧嘴一笑,突然出拳朝著那名矮小修士攻了過去。

        來不及了!

        那名矮小修士身形十分詭異,眨眼就到了中年漢子的背后,讓他一拳落空,隨即一掌拍在中年漢子的后背上。

        沒有聲音傳來,田英苦苦尋找的兄長,就這樣倒了下去,瞬間殞命于當場。

        “哥……”田英發出一聲悲呼,落淚如雨,不顧一切的踩著椅子,飛掠了下去,落在光幕之上,可是無論她如何捶打,也無法進入。

        那名北冥宗修士再次進場,同樣拋給矮小修士一袋靈石,那人嘿嘿一笑,迅速消失在通道之中。

        “你是家屬?”北冥宗修士冷漠的問道。

        “快放我進去啊!”田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王寶玉也已經趕了過來,攬住了她的肩頭。

        “我真命苦啊!就這么個兄長,還離開了我!他就是想不開啊,為了那么點靈石,豁出命去。我以后,再也見不到哥哥了!”

        田英悲痛萬分,不由自主的撲進王寶玉的懷里,放聲大哭。

        與此相呼應的,則是在場修士的歡呼或嘆息,押對的自然開心無比,賭注翻倍。押錯還在罵田英的哥哥,真是沒用,這么不經打,一下就死,這靈石輸的冤枉。

        “別哭了,煩不煩,簽過契約,生死自負。”光幕內的北冥宗修士頗為不耐煩,將一塊玉牌碰觸在光幕之上,光幕瞬間消失。

        田英撲向了兄長,但是無論她如何搖晃,再也喚不醒哥哥,從此天人兩隔。

        王寶玉也湊過去,手里拿著一方黑色手帕,輕輕擦了擦田英哥哥的額頭,小心的收了起來。

        “好了,快走吧!還有下一輪呢!”北冥宗修士驅趕道。

        修士的軀體沒有留下的先例,那會引來妖獸的吞食,王寶玉收起田英兄長的儲物袋,強行抱起田英,帶著她快速離開。

        身后傳來一聲爆響,田英的兄長從此化為塵埃。

        “啊!我不想活了!”田英在王寶玉的懷里掙扎著,痛苦欲絕。

        “那是你兄長自己選擇的路。”

        “可是我沒了兄長,又能去哪里啊?”田英的淚水,不斷落在王寶玉的衣襟之上。

        “好吧,別哭了,我來替你的兄長報仇吧!”

        “這里不許修士間私自械斗。”

        “哼,對本王而言,那都是個屁!”

        本王?田英不禁一愣,擦干了眼淚,從王寶玉懷里掙脫出來,跟緊了腳步。

娱乐之城